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酒精考验的比赛

2020-09-25 01:51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苏羽现在很累,真的很累,躺在重庆建造大厦的11楼一间客房的大床上,久久合不上眼睛。墨驴网

也许这就叫过度疲惫。苏羽苦笑一声,辛苦的抬起来软绵绵的胳膊腿,到冰箱里去拿了一瓶牛奶。

这间客房照样很好的,闭路电视可以看到卫视体育的摔跤节目,声控的灯光,宽大柔软的大床,地上还铺着厚厚的阿拉伯式骆驼毛地毯。小冰箱里面应有尽有,从啤酒到花生米,任由客人享用。如果不够,还可以按铃找服务生要。

但是这些东西都换不来苏羽的睡眠。

苏羽咕咕的喝落手里的牛奶之后,慢慢的向床的方向爬了以前。实在太累了。

昨天正午一下飞机,就看到建造集团的老总亲自率领了三十多号人的迎接团站在那里迎接他们。从飞机上慢慢走下的领队杨一八段,队长周鹤洋,队员苏羽初段、睦镇烁六段、古力五段、唐莉二段。五个队员加上杨一,算是凑足了第一年的竞赛阵势。

下飞机之后老总亲自给杨一周鹤洋开车,领着队员们到了重庆有名的三星级的重庆饭店,给他们接风洗尘。

酒席一最先,老总就端着酒杯站起来说:“我是个棋迷,一辈子最喜好的就是围棋,所以陈老一跟我们说要搞一个联赛的时刻,我第一个赞成,也是第一个拉起来了职业的大旗。然后我找到了咱们老乡杨八段和周九段,跟他说:我想弄个职业队伍。两位棋士二话没说就告诉我没问题。还准许我说去找高手来助阵。呵呵,没想到两位老乡给我拉来了三个咱们现在中国最好的年轻棋手,还有韩国高手睦五段。在这里,我就说:请棋手们安心下棋,后面的一切工作我给做好,不要有后顾之忧,我也不会插手队里的事情。对了。”他冲苏羽挤挤眼睛,看得大家一乐,说:“苏初段的小友人彷佛在北京,没有跟过来。这里我要指摘周九段和杨八段,怎么能让苏初段两地分居呢?苏羽,我跟你保证,只要你明年还在我这里,我保证让你的小友人夜来我们重庆。”

苏羽满脸通红,只好低下头抿了口酒掩盖。最好喧闹的古力大乐:“好好好,我支持。只要苏老大在这里,我就跟他在这里。对了,老总,你不会觉得给我这十几岁的小孩子这么多工资心理不平衡?”

老总笑呵呵的说:“这算什么只要你给我拿个冠军来,我给你们工资翻倍都行还有奖金”古力笑眯眯的有意做个点钱的手势说:“那我先谢谢您了。”

苏羽看着古力自来输人来疯无可奈何,悄悄的对恬静坐在身边的唐莉说:“小莉,你可千万别跟那疯混蛋学,要好好下棋,多少钱那是老板的问题,咱不争去。啊,听见了么?”唐莉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就乖乖的颔首。

她对自己现在能够一年赚10万已经很知足了,没什么非分之想。

苏羽教育好唐莉,回手拍了古力一巴掌低声说:“行了,别闹了。”古力马上恬静下来。看在眼里的老总和杨一不由得相视一笑,知道有苏羽在,就不必担忧这帮小棋手造反。

老总继续说:“不过这几天要多辛苦几位棋士了,秘给你们这几天布置了几项活动,还希望你们……。”周鹤洋是老大,义无反顾的站起来说:“没问题,我们是给您打工的,当然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了。不过能不能先透露一点活动布置,我们好调整一下。”苏羽也跟着站起来表态说必定支持。

于是苏羽的噩梦最先了。

当世界午,五个人跟着老总跑到了綦江的大本营总部,参与了重庆建造职业围棋俱乐部的落子典礼。晚上跑回重庆市里,跟一帮市委委员和政协委员吃了一顿“便饭”。

这顿便饭吃了五个多小时,直到苏羽实在喝不下去了,那帮人才意犹未尽的让人把早已经人事不知的古力、木木、济公周鹤洋、唐莉连着吐了重庆一条街的苏羽送回了建造大厦。让他们安寝。

但是安寝也没安多长时候,第二天正午,重庆各界人士宴请全围棋队。这时刻苏羽才看出来自己和老酒缸们有多大的差距:昨天晚上跟他一路喝酒的人们精神抖擞的坐在桌子边上,听着讲话。自己这边济公还半梦半醒的一阵一阵冲盹,古力爽性就双手托腮闭着眼睛睡觉。唐莉小姑娘没叫醒,根本就没来。

一会儿讲话完了,重庆总工会的主席和昨天见过的政协副委员长亲自过来给他们敬酒。苏羽忙踢醒了古力周鹤洋,端起酒杯都是一口干。古力悄悄的对周鹤洋说:“真是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一向以来老大在棋院小一辈里面酒量最好,没想到这里随便来两个人就能把他灌得东倒西歪的。”周鹤洋低着头忍着笑说:“你是不知道,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刻,我听老杨说,昨天晚上车送咱们回来用了40分钟,苏羽就趴在车窗户上吐了40分钟,根本没停过,说当时吐的就跟抽水管子似的。”

苏羽现在也不论他爸爸给他下过什么禁酒令了,酒到杯干,看得那帮人一个个都挑大拇指,一直喊着小苏咱们来一个。

睦镇烁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羽灌酒,惊讶的问:“苏羽,这么厉害?”周鹤洋看着已经站不稳的苏羽笑着说:“你是不知道,他跟孔杰两个在棋院里面是出了名的酒坛子。有一次,照样他们13岁,对,13岁的时刻,两个人就出去干了一瓶剑南春,然后酒后打架。你不是也很能喝么?去帮协助啊。”

睦镇烁很实在,站了起来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来来,我来帮苏羽,来跟你们喝。先干为敬。”说着拿起来一个二两杯,一口喝干。

世人大喜,纷纷转移目标,跟睦镇烁开干起来。

苏羽长出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看着正跟他咪咪笑的杨一打酒嗝:“杨领,你也不来协助,就看着我喝是怎么着?大后天我还有竞赛,LG杯,半决赛。我要跟我大师兄比划”杨一苦笑:“你以为我不想帮你?昨天晚上我就不可了,要是现在还喝,我非死在这里不可我胃欠好。”苏羽大喜,最先抱着肚子憋汗。杨一“大吃一惊”,手忙脚乱连蒙带唬的一个人把他拖了出去。

回到大厦,两个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苏羽抹抹汗说:“还真谢谢您。”杨一笑着说:“没关系。下次还有这问题还找我。不过你也就能歇息一会儿,晚上咱们还有活动呢”

于是装死不能的苏羽被动又去跟重庆体育局联欢。一向到今天晚上,失眠为止。

苏羽看着手里面的牛奶瓶,随手放到了桌子上,最先想:后天就要回北京了,然后转飞机去上海,现在这种状态,怎么跟常昊比划呢?

苏羽躺回了床上,最先痛苦的挣扎。

不过常昊的情况也比苏羽好不到哪去。他是中国的头牌,受到的关注比苏羽更大,各种饭局数以万计。

所以当苏羽乘坐的飞机在10点已经降落在虹桥机场的时刻,常昊还躺在床上,任凭睁着通红双眼的张璇怎么叫也叫不醒。

不过常昊倒是不担忧竞赛之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他也是身经百战了,知道怎么调整状态。而且竞赛前一天他没有饭局,这是让他安心睡觉不用担忧得罪人的原因。

就在常昊鼾睡不醒的时刻,苏羽一个人慢慢走在机场通道上。这时刻,他看到了前面一个熟悉的人影慢慢的蹒跚的走着。

“孔杰”苏羽叫了一声。不过声音不大,他生怕叫错了人尴尬。

不过前面的人很快转过身来,向他看过来:“苏羽?”苏羽甩开大腿连忙跑了以前,抱着孔杰哭了起来。

孔杰没有抚慰他,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世人纷纷侧目,惊讶的看着两个大老爷们抱成一团痛哭流涕。

苏羽好容易抬起头来,看着同样被酒精残害过度而苍白的孔杰的脸,满怀深情地说:“兄弟,你受苦了。”孔杰含着泪点颔首也说:“你也苦,你也苦”两个人再一次抱头痛哭。

两个人在机场外面打了辆车,去了坐落在上海浦东世纪大道上的金茂君悦大酒店。那里是这次LG杯的竞赛地。

把竞赛地放在上海完全是韩国LG集团的广告主意。在看到四强里面出现三个中国人之后,他们就决定把竞赛悉数放在上海来进行,以此来扩大广告效应。

这也无可非议,毕竟人家赞助竞赛就是为了要效果。要是把半决赛三番棋放到日本去一定没人看--哪个日自己会喜好看中韩对抗呢?

这次的半决赛,常昊算得上是半个主场,因此慢慢走进会场的大多数观众都把注重力放在了常昊对苏羽这盘棋上,对孔杰和李昌镐的对局显然兴趣不大。

竞赛当天早上,苏羽第一次没有在9点半以前醒来。直到负责大盘讲解的马晓春心急火燎的找上门来才把他恋恋不舍的从床上拖下来。

于是苏羽迟到了3分钟。依照规则,迟到是要被罚时候的。但是幸运的是,常昊也迟到了。所以一出一进,谁也不吃亏。

于是LG杯半决赛三番棋第一盘,就在三个迷迷糊糊的人和一个不明所以的人之间张开了。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