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批评与反思

2020-09-24 17:37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现实上苏羽对于与林海峰的这盘棋,心里面照样十分称心的。这盘棋的内容可以说是他从来没有下出过的。虽然结局不太好,但是也可以算是试验成功。

不过对于那手顺手断,苏羽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他在竞赛之后的第二天----当天晚上是惯例的宴会----回到北京后就在机场问来接他的老聂:“为什么我总是会出现这种不对呢?”

老聂一向没有回答,直到坐在去武汉打名人半决赛的飞机上,才跟苏羽说:“你还年轻,而且现在已经不是92年了。”苏羽坐在狭窄的座椅里困难的向老聂那边伸了伸腿说:“92年?这话怎么讲?”聂卫平伸手把徒弟的腿退回去说:“92年,李昌镐第一次得到东洋证券杯。那个时刻的国际竞赛是相当少的。所以他有奇兵的优势。但是现在你在七八个棋战上都有不错的显示,对手一定会认真研究你的。你想一想,你第一次打国际竞赛,对战崔哲翰的时刻,当你战胜他从对局室里面走出来的时刻,多少人惊讶?但是你完成真露杯七连胜之后,已经没有人小看你这个初段了。而且李昌镐那时刻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现在你还没有形成。”

苏羽沉默的看着铉窗外的茫茫大地,久久没有开口。

老聂继续说:“但是我并不是说不看好你。你拥有与李昌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天分,而且一向以来也很刻苦……可我现在要指摘你,你这几个月,尤其是认识了陈好以后,不像以前这么用功了。你屡屡在最后时刻犯不对,跟你不认真有很大关系。你不要不服气,这是真话。我不是说反对你们年轻人做自己的事情,只是要求你能严厉的要求自己。名人你已经进半决赛了,如果你赢了王珏那家伙就要打三番棋挑战权了。如果你再赢了,那就是五番棋挑战马晓春了。马晓春就是因为东搞西搞,很少做研究,才混得现在很落魄,他现在的棋现实上已经不如你了。你看看,大头衔就在你眼前摆着,你就忍心看着不要么?再说陈好也是职业棋手,你跟她少一点逛街时候,多在棋院里面摆摆棋,又经济实惠又有展前途,多好……你看我一激动都语无伦次了,你就不能多体谅一下我么?”

苏羽沉重的点颔首。

在他心里面,的确也有这种主意:为了跟陈好逛街他荒芜了多少时候呢?如果他把这些时候放在研究棋上,自己会有多大的进步呢?

他在问自己。但是陈好的笑容总是让他觉得不陪着她出去玩纯属是在犯罪,是在暴殄天物。

犯罪?我这么说是不是很……过分呢?把责任推在女子身上,但是现实上这里面又有多少真的是陈好的责任呢?许多时刻,都是自己提出来要出去玩的,有时甚至是陈好劝自己多研究一下。而且从日本回来以后自己把更多的时候花在棋上面,陈好也并没有怨言,也是跟在他身边一路做研究。

在想想李昌镐,苏羽更是羞愧无地。李昌镐号称石佛,据说这么大人了根本就没谈过恋爱……他弟弟英镐倒是比哥哥早着手。而且他去过几次韩国,知道那里男孩子女孩子17、8岁还没找到对象就会认为自己有问题,大多去整容来弥补一下。而且李昌镐每天的饭菜据说也是特别的简单,基本上不像他们这样常常出去小撮一顿。每天去棋院也是搭地铁,生活得简简单单。

唉,自己真的是不必功啊苏羽在心里面哀叹。

老聂一向在审察苏羽那雄厚的面部表情,知道他心里面正在忏悔。但是太忏悔了也只会让人裹足不前,所以老聂看到苏羽脸上出来悲痛的表情的时刻,清楚差不多了,于是连忙给他打针:“不过小羽阿,你现在也没需要心灰意懒。你才18岁,有些挫折对你来讲并不是坏事情,至少你可以尽快地现来解决。现实上你这才是第一年参与正式竞赛,收获就已经特别好了,假以时日,你能够更加用功,我信任这世界早晚会在你手中。你不信任么?嘿嘿,我18岁的时刻还在农场里面干活呢,哪有你现在的好条件,可是我不也成了大高手了么?你别笑,这又不是我自卖自夸,这是世界人民公认的……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哎,这才乖么~~~~好了,我要歇息一会儿了,到了叫我。”说完,老聂舒舒适服的斜躺在大座椅里面,眯瞪起来。

苏羽对自己倒也是很有信心,他在心里面说:我是中国青年一代围棋的旌旗,在擂台赛上差点八连胜,现在名人的头衔已经在向我招手了,LG杯也快了……我很强,我会成为世界第一人……

慢慢的,在聂卫平的精神调节**的催眠下,苏羽也闭上了眼睛。尽管这小小的座椅实在不舒适,但是勉强还可以容忍。

这时刻顾师言的脸陡然出现在苏羽眼前,吓了他一跳:“你干什么?”顾师言背着手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的看着他,看得他身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你看什么?”顾师言叹一口气说:“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大信心十足?还世界第一人?我昔时都不敢说自己是世界第一,你就敢……”苏羽前一阵看了不少关于顾师言的资料,对这个住在自己大脑里的家伙也有了相当了解,撇撇嘴说:“你?你当然不敢,你头上还有个皇帝呢,你敢跟他废话么?”顾师言嘬嘬牙花子,半晌没说话。

苏羽以为自己话说重了,忙说:“老顾,你也别太伤心,我知道,凭你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照样很少人能赢你的。”顾师言表情奇异得看看他:“谁说我伤心了?皇受骗然是世界第一,我怎么能跟他老人家争?”苏羽一窒:“那你脸上怎么这种表情?”顾师言跪坐在地上----梦里面彷佛什么都有----让苏羽也坐下说:“没什么。你知道么?”苏羽莫名其妙:“知道什么?”顾师言说:“你是我的转世。”

苏羽大吃一惊站起身来:“什么?我上上上N辈子,是你这么个丑家伙?”顾师然不满的说:“干什么?不开心?你小子能成我的转世已经是你运气了,还这么多废话,哼你也不想想你的围棋天分从哪来的”苏羽倒退两步,指着他说:“你,真的?”顾师言颔首:“我骗你这个干什么。怎么着您哪?”苏羽坐回到地上:“想不到而已,没什么。对了,如果我是你的转世,为什么你还在这里?”顾师言抓抓高帽子,说:“我也不知道。我彷佛是陡然间从你脑子里面冒出来的……这应该谢谢住我隔壁那位。”苏羽问:“你隔壁?谁?我脑子里面还有东西?”

苏羽快疯了,他不信任他脑子里面竟然成了野战医院了。

顾师言看着苏羽的表情,直到自己要是不把话说清楚这小子一定会旧病复,于是清清嗓子说:“你还记得,你为什么四年没参与过竞赛的原因么?”苏羽颔首:“精神分裂。”顾师言颔首:“我说的就是那位。不过你别担忧,我很久都没找到他,也不能找他串门聊天了,想来是已经挂了。呵呵,那个进口药真不错。”苏羽歪着头看他:“那你怎么没事呢?你是怎么出来的?”

顾师言嘻嘻一笑,掸掸身上的土说:“我又不是他,他是你脑子里面分出来的,我又不是……就是因为他在你脑子里面闹腾,所以把我给招出来了。说白了我并不是一个人,只是记忆。埋在你脑子里面最深处的记忆……孟婆汤那东西可真好喝,但是彷佛没什么效果……扯远了,别瞪我。我只是顾师言的记忆,现实上你的宿世我的后世一千多年里面干过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的记忆我是有的。”苏羽问:“那你也知道南斗了?”

顾师言恨恨的说:“当然知道,要不是因为他这个臭棋篓子纠缠我,我何必躲入轮回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人海茫茫里遇到你:我的转世,看来真是缘分。缘分阿”苏羽不能容忍顾师言侮辱他最敬爱的南斗,但是在梦里面他又不出脾气,只好忍着。

顾师言话锋一转:“你小子跟那个林海峰的棋,下得不错。不过可惜了。”苏羽想起来这件事情心里面一阵神伤:“下次我会下得更好的。”

顾师言看着他:“要是下次你还犯不对呢?而且下次你犯不对的对手可就不是林海峰了,可能就是李昌镐,可能就是赵治勋,可能就是你那个小友人孔杰,很可能就是在头衔战里面。如果你下错了棋,怎么挽回来?要是在最枢纽的第五局里面你犯着不对,怎么挽回来?”

苏羽低着头不说话:自己只是眼前这个人的转世,有什么资格跟他争辩?而且还说的句句在理。

顾师言缓口气说:“你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当然不是中国足球似的反思,他们那叫瞎鬼,满嘴里跑骆驼,我堂堂大唐帝国的最好的蹴鞠到了他们手里就变成什么样子了还总崇洋媚外,我大唐什么时刻……呃?对不起,又扯远了。你确实应该好好的反思,为什么会在最后的时刻犯不对”

苏羽说:“这个聂先生跟我说了……”顾师言打断他:“你先生说得对,你就是光顾着姑娘,不认真研究棋”苏羽疑惑的说:“你不是唐朝人么?怎么满嘴里都是新鲜词汇?还京腔的。”顾师言撇嘴:“我跟着你在北京混了好几年了,这我还不会么。继续说你:你小子从2月份最先—我都给你记着呢—每天研究棋的时候不过6小时,最多一次是在常昊他们家,研究了你要对付的李昌镐7个小时。最少一次也是在常昊家,从上午10点到正午12点,吃饭之后陈好找你,你就跑了。对错误?”

苏羽满头大汗:“对对对,你彷佛什么都知道啊。”顾师言冷冷一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至少你跟陈好那个什么的时刻,我就把眼睛闭上了。”苏羽说:“那你怎么早不来提醒我”顾师言依旧冷冷的笑着:“早出来你听么?你跟陈好还忙过来了,我说什么你会听么?没有这几个教训,你能老忠实实像现在这样似的听我说么?……说话么?”顾师言说错话之后暗骂自己受港台片毒害太深。

苏羽倒是没留神,只是深深的颔首:“没错,你说得对。谢谢你指教。”

顾师言嘿嘿一笑:“也谈不上指教,只是我不忍心看着我的转世不能继承的我的伟大理想而已。”苏羽一愣:“就是说你照样想当世界第一人?”

看着苏羽嫌疑的目光,顾师言再一次骂自己说溜了嘴,忙辩白:“我是希望你能有更大展而已。好好反思,我要回去歇息了。别说,那个家伙走了之后我一个人还真寂寞啊”说着打了个哈欠。

苏羽深深低下头,从梦里醒来。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