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面对李昌镐

2020-09-24 04:25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两天后,苏羽和孔杰他们一路登上了往仁川的班机,去参与三星杯第三轮,也是八强争夺战。苏羽初段对李昌镐九段,孔杰五段对周鹤洋七段,王鑫九段对曹薰铉九段,常昊九段对赵治勋九段,王文达四段对王铭琬九段,曲艺三段对江铸久九段。这里面只有一场内战,所以国内舆论对中国棋手能有多少进入八强这个问题持比拟消极的态度。更有人在网上戏称这是一老带着二中再拖着四个小脱油瓶进行冲击。老牌的聂卫平马晓春俞斌这次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在国际赛场上,这也让不少人对这次三星杯的前景更加不看好。

但是也有人很乐观,认为年轻一代现在最先接班也不是一件坏事情,毕竟大换血这种事情晚不如早。

于是网上棋迷们又像以前那样最先打口水仗。

苏羽同样很慌张,因为他面对的是世界冠军:李昌镐。

在飞机上孔杰古力他们就嘲笑苏羽因为睡眠缺乏而带来的黑眼圈,认为苏羽被李昌镐这三个字吓破了胆。

但是王鑫常昊他们并没多说什么,反倒是和苏羽不绝 的轻松聊天,帮他放松一下心情。他们是深刻体味到李昌镐实力的恐怖的:那完美的布局手法,有条不紊而可怕的中盘战斗力,滴水不漏的官子……如果说俞斌的青春毁在了赵治勋手里,那么可以说常昊这中国围棋龙字辈的领头羊也快被李昌镐扼杀在摇篮里了。

常昊这几天晚上一向在和苏羽摆他的棋谱,摆从97年最先他和李昌镐的每一局棋。这也是为什么苏羽会有黑眼圈的原因。

太可怕了。这是苏羽看过棋局之后给李昌镐的评价,也是聂马常昊他们的公语。

到了酒店里面,苏羽依旧没有睡好。他脑子里面全是常昊、马晓春、俞斌、王鑫等等他们的斑斑血泪谱,再一次体味着李昌镐。

他见到的离现在时候最近的是1997年10月27日马晓春和他的竞赛。那盘棋同样是三星杯,在半决赛里。继同年LG杯半决赛之后马晓春又一次以一目半失利。马晓春为了这次对抗李昌镐,还专程搬到聂家住了几天,每个上午都细细的给苏羽讲解这几盘棋。

一向可以说不知天高地厚的苏羽现在心里里完完全全的慌张了起来。

明天,我就要和那个世界第一的韩国的一流高手么么?我可以战胜么?苏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的想。李昌镐,这个名字的主人,他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从棋谱上看来,一般来讲根本没有人可以战胜他。那么明天,我可以试一试么?

等朦朦胧胧闭上眼睛的时刻,他并不知道,现在已经凌晨3点钟了。他只觉的没有过多长时候,闹钟就响了起来。再等他展开眼睛,指针已经指向九点半了。

坏了。苏羽忙跳起来冲到盥洗室里梳头打脸刮胡子,然后从皮箱里面拿出来定做的西装,来不及完全穿好就冲出了房门。

坐到酒店二楼的对局室里,苏羽这才现他的扇子落在十楼房间里了。但是已经没有时候给他回去了,日本裁判高原周二九段已经带着两个韩国棋院的小棋手和n多个中韩记者从门外走进来,准备宣布最先竞赛了。这时刻李昌镐也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苏羽,微微的笑了一下打声招呼。

苏羽僵硬的微笑一下,算是回礼。

李昌镐欠一下身坐在苏羽对面的沙上,也让苏羽有机会可以近距离的看看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世界冠军。

李昌镐有一张典型的韩国脸型,淡淡的眉毛,细细的眼睛,身体也瘦瘦的,看着并不是很强壮,倒是和孔杰可以算是一个类型。和苏羽一米九的嵬峨相比,他只能算是一个洋娃娃。

但是这是世界围棋界最可怕的“洋娃娃”。92年苏羽还没有入段的时刻他就已经是世界冠军了。到现在为止苏羽在聂家养了四年的神经病,而李昌镐则在这四年里连得了8个世界冠军。

苏羽看着坐在对面安恬静静的李昌镐在想:这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对手呢?他的先生曹薰铉自己是见识过了,连眼看要输的棋竟然都能凭着一股气扳回来,这个徒弟会如何呢?从棋谱上只能看出来一些他的强大,但是既然没有真正在棋盘上较量过,就能不算是了解他的实力。

“双方棋手请猜先。”高原裁判微笑着说。

苏羽听到了打开棋盒的声音,心里连忙恬静了许多:有什么问题,就在棋盘上见个高下。他微微躬身,请李昌镐抓子。

李昌镐点了下头,抓出一把棋子放在棋盘上,苏羽也迅拿出一颗子放下。

双,李昌镐黑棋,苏羽白棋。

李昌镐看了一眼鸟铳大刀蛇矛短跑的记者们,转过头集中精神在棋盘上,拈出黑子落在左上星位上。

子弹倾斜在棋盘上,不绝 的从枪口里喷光。

苏羽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被闪光灯闪的双眼盲的小毛头了,他镇定自如的拈起白子,拍在了右下对角星上。

中国方面周全开火。

李昌镐连忙跟上一手左下小目,苏羽毫不示弱的应以二连星。

右下内挂角,飞守,飞入角,拆二。典型的星定式。

很快十分钟的记者时候以前了,裁判和韩国棋院的管理礼貌的请记者们远离。而记者们也收拾好东西听话的跟着裁判和管理退了出去。

没了记者,苏羽心情一松,细细的考虑起来。

酒店三楼的研究室里,马晓春聂卫平俞斌宋颂等一干大腕各带弟子悉数到齐,分工明确的分头最先研究各盘棋局。

研究孔杰对周鹤洋那盘内战的是他先生俞斌,研究常昊的是马晓春,研究苏羽的显然是聂卫平,宋颂辛苦一点,研究王文达曲艺两盘,古力则带着国少队的几个队友研究王鑫和曹薰铉高段对抗的那盘:这也是对国少队的一次锻炼。

苏羽现在还算很镇定,在完成那个基本定式之后脱先占到了左边星的大场。李昌镐想了一下,没有连忙对那里着手,安安份份的在左下飞守个无忧角。

苏羽同样不论,直接在左上挂角。

李昌镐二间高夹,苏羽连忙跳出左上白子。

“到现在为止,棋势很平稳。”聂卫平在棋道网直播室上写评语,“只能说是波澜不惊。双方下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问题。右下和左上有一点战斗,但是在双方控制之下都是点到即止。不过我担忧这种局面更适合于李昌镐而不是苏羽。希望苏羽能够掌握住战机,不要被李昌镐牵着走。”

但棋盘上的苏羽现在却真的有一种被李昌镐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现实上他并不想在十分困难抢到先手之后继续跟对手比定式。这方面他虽然不弱,但是也知道棋从断中生的事理。这么一步一步跟下去输的人一定不是对面的世界冠军。可是李昌镐的一举一动彷佛是算准了他的后手似的指着路让他走。

这种感觉很欠好受。

苏羽不想跟着走了。他在仔细计算之后,一手棋打入了黑上边空里。

李昌镐眼睛仿佛闪了一下,把手从一向放着的棋盒里拿出来,拖着下巴考虑起来:打进来?对于我来讲这手似乎是过分了一点,但是对那个小子来讲确实正合适不过。这个子显然是吃不落却又不能随意放跑的。如果下力气吃的话会被他借机圈出一片外势。不论又会影响到右上高夹的那个子……这小子的确不简单,以前我没看错,他是个很好的对手。不过这个子该怎么处理呢?

看着李昌镐沉默的想着,苏羽心里面却也不是很爽:这个时刻打入时机是不错,但是如果说能够先在右边造出一片势那么情况会更好,也不会有后顾之忧。

他看了看右边的那个子,暗暗怅惘有点虚耗了。但是情势所逼又不得不着手,不然一旦李昌镐腾出手来对付那个子他会更麻烦。

李昌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神也有点复杂的看了一眼右边孤零零的白子:这个可爱的对手还不是很能忍,如果他先在那里拆一手,那么现在我会遇到危险。不过既然你出了挑战,我不响应你一下似乎不是很好啊。苏初段,请接招,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领。

李昌镐没有依正手去托或镇,而是把左上高夹的黑子关了出来。

聂卫平和金朝辉师徒俩连忙飞快的摆着棋,研究一下这手棋的效用。结局很令人受惊,这手非攻非守看起来有点无关紧要的一跳却是招好手,逃出自己的同时还连带着让身边两块白子成了孤棋。一箭双雕。

网上面看到聂卫平的最新研究结局都有点失望,但是还在为苏羽鼓劲,希翼他能够化解这手棋。

国内的研究室,星星会和凤舞会在诸多大牌棋手远离的情况下俨然成了领班。而这些人里面最关心苏羽对局的,就是陈好了。

陈好这几天一向在棋院里等着,希望能见到苏羽。但是偏偏苏羽这几天家国两端乱:先是春兰杯对曹薰铉失利,连庆功宴都没参与--不过苏毛毛却来了,还跟她说了许多苏羽的事情,这让她对苏羽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然后就是苏先生来北京找毛毛回家,苏羽天然要跟着忙前忙后;再然后就是马晓春常昊为了让苏羽备战,天天呆在聂家给苏羽“加练”,直到他上飞机。

陈好无奈,只能希望苏羽回来之后能够有时候,能和她好好的聊一聊,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她想:如果苏羽没什么别的主意,那就算了。

不过要是有什么主意呢?那陈好就不知道了。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