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大麻烦

2020-09-20 22:01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苏羽和孔杰眼巴巴的看着那个腰围比胸围大的女服务员一扭一扭的端着酒走来,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等服务员打开酒瓶,苏羽连忙站起来,拿着酒瓶给孔杰满了一杯,再给自己倒上,随口说了一声“干”,一仰脖酒杯就连忙见底了。孔杰也不示弱,向嘴里猛倒酒。于是两个人就着豌豆黄,一边胡说八道一边一杯一杯的对着干。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瓶酒就被毁灭落了。显然喝高了的苏羽脸色惨白,哆打颤嗦的拿起酒瓶,左看右看,又晃悠一下,再把眼睛凑到酒瓶口去看。孔杰却满脸通红的打着酒嗝,身体瘫在椅子里,一动不动。

孔杰醉眼朦胧的看着苏羽捣鼓酒瓶子,陡然哈哈一阵大笑,然后晃晃悠悠站起身来,一步三摇的走向厕所,全然不顾周围同等的目光。

走到厕所需要横过大堂门口。就在孔杰站在大门口东倒西歪的时刻,一群14、5岁的半大小子笑闹着走了进来。领头的那个头上染了一绺黄毛,正撞在孔杰身上。孔杰原来就站立不稳,被他一撞连忙一屁股坐在地上。黄毛骂了一句:“走路长不长眼睛。”一巴掌拍在孔杰脑袋上。苏羽就在不远处,看到这情景连忙跳起来冲了以前。那黄毛看到体格雄壮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的苏羽冲过来,吓得连忙后退一步。不过看到他身后没有人,胆气就又壮了起来,手一招,骂骂咧咧的走了以前。他身后男男女女十来号人连忙围了上来。

苏羽一皱眉头,扶起孔杰,对黄毛说:“欠好意思,我友人喝多了。”说着拖着孔杰要走。一看苏羽服软,那黄毛连忙神气活现地说:“怎么着?想跑怎么着?你弟弟撞了我,看把我这身耐克都撞皱了,要走赔了我这身衣服再走。”苏羽心里暗暗笑,但脸上没什么独特表情说:“哎呀,我们身上也没多带钱。而且你适才还打人来着。”黄毛大声叫起来说:“我打他怎么着?农民兄弟,我打他怎么着?”看着孔杰苏羽身上略显寒碜的衣服,一帮人都哄笑了起来。苏羽偷偷看看周围,看到食客们大多露出不满的表情,差点笑作声来。

这时刻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说:“我是大堂老板。请你们不要在这里~~~~~”黄毛一挥手说:“**,你敢管老子,明天我让我爸爸把你这里封了。”大堂老板一打颤,看得出来这帮人欠好惹,说:“那你们有什么事情出去解决好欠好,不要在我们这里~~~~”黄毛点颔首,毕竟在这里打坏了东西也麻烦。于是一把抓住苏羽脖领子,拉着往外走。他身后几个人也拖着孔杰走出去。

老板看着他们都出去了,才抹了把汗。转过头看到几个服务员在他身后探头探脑,就骂了一句:“看什么,都回去干活。小孩子吵架有什么悦目的。”有个服务员犹豫地说:“那两个人还没付钱呢。”老板骂她一句:“那你倒是出去要啊。啊?哼。不说话了?那就回去干活。”说完,一步三摇的往回走。

苏羽和孔杰被带到一个胡同里,扔在地上。苏羽轻声问孔杰:“身上还有劲么?”孔杰这时刻清醒了许多,笑着说:“多了不敢说,三五个这小流氓没问题。”苏羽有点惊讶的说:“你小子看起来不过是个小白脸,想不到还会打架。”孔杰神气自满:“以前没事的时刻就报了个跆拳道班。倒是你,看着坯子份不小,一会儿要是打起来你可别囊膪。对了,适才你是不是有意装傻?”苏羽微微一笑,说:“你看出来了?这样回来就算进了派出所也有话说。不过我担忧那黄毛他们的背景。”孔杰满不在乎的说:“哪又如何,中国棋院的名头也不小啊。说这么多干什么,打架,我好久没打过架了,别让他们都围过来,那就欠好办了。”

说着两个人一跃而起,大叫着冲了以前。

黄毛他们显然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会先着手,他们还三三两两的在一边点烟讨论怎么处理才好。这时刻黄毛只觉得脸上陡然一痛,身体便情不自禁地向后飞了出去。

苏羽也不论他人,跟着冲了几步之后,按住躺在地上的黄毛一通暴打,拳头就象雨点般落在黄毛脸上。

孔杰则在和其他人游斗,时不时地还给躺在地上已经不动了的黄毛来一脚。

黄毛的同伴们很快都围了上来,向孔杰和苏羽打以前。

苏羽这时刻已经从黄毛的身上爬了起来,鬼叫着向人堆里冲了以前,毫不在意落在身上的拳头和飞腿,只是抓住了一个就打,不打到满脸开花决一直手。孔杰则充分挥以前练过跆拳道的优势,手刀飞踹让一班人不能近身。

不过对方毕竟人头多,苏羽以前上山抓鸟下河摸鱼练出来的身板也抗不住乱拳围殴,过了一会儿就被世人摔在了地上。但是在他身边也躺下了好几个满脸是血的家伙。孔杰那边也大不妙,几个人已经抓住他的腿把他拉倒在地上了。

这时刻酒精的作用体现出来了。苏羽和孔杰根本就感觉不到痛苦悲伤。苏羽抹抹脸上的血,大叫一声硬挨着拳头又站了起来,一拳把身边的一位女士打晕以前,又向正在打孔杰的一个人脑后一猛击,将之打倒在地,抬腿乱踹。孔杰身上压力一松,打个滚连忙脱离围困圈,站起来一个抬腿下劈劈中了一个人的肩膀。

这时刻几位穿了一身绿的警察叔叔跑了过来。苏羽和孔杰远远的看见之后连忙停手,躺在地上任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几位拳打脚踢。

很快他们挨打的使命就结束了。警察叔叔们训练有素的把那几个人拉开,让他们一水的蹲在地上等候落。一个胖胖的警察走过来辛苦的低下身体,察看苏羽和孔杰的伤势。另外几个警察则去看到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黄毛他们的情况。

黄毛勉强站了起来,对警察说:“我是卫戍区高师长的儿子,他们把我们堵在这里要抢劫我们。”一听说是卫戍区师长的公子,警察原来满是厌恶的脸连忙变成花,一个头头说:“原来是高公子。那么现在请高公子和你的友人到我们所里去一下,解释一下情况好?哪几位是高公子的友人?”

这时刻原本还有三分关怀之色察看苏羽孔杰伤势的那个胖警察也连忙变了脸,变得很能体现国家机器的严肃。那个头头走过来严肃的向还躺在地上的苏羽和孔杰说:“你们两个快起来。跟我们走一趟。你们还有几个同伙,现在给我指出来。”

苏羽“辛苦”的爬起来,顺便拉了孔杰一把,然后说:“就我们两个。”头头大皱眉头,心想:只有两个?那地上躺这么多人都是姓高的那小子人?要是这样,那这件事可就欠好交代了。他说:“你们是哪个学院的?我要叫你们先生和家长来。”这明摆着是问他们的后台。毕竟这件事看一眼就知道是高公子他们挑事,如果真是按高公子说的两个抢劫十几个,也太不相符常理了。

他也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甚分了。总不能挣着眼指鹿为马。

苏羽苦着脸说:“我不上学了。我家也不在这里。”

头头一听,想:嗬,好啊,这下子有交待了。这两个小子没后台,照样不上学的“小流氓”,这件事好解决了。

脸一扳,说:“你们两个小流氓,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现在都给我带到所里去。”转过头,变成笑脸说:“高公子,麻烦你也跟我们去一下。”高公子傲气的点颔首,恶狠狠看了正怡然自得的打么衣服的孔杰和苏羽,转身走出了胡同。苏羽和孔杰就没什么好待遇了,被推推搡搡的弄了出去。

在派出所里,高公子十几个人坐在椅子上说说笑笑,虽然身上照样很疼,但毕竟心情好了许多。被分开关押的苏羽和孔杰则愁眉苦脸的坐在拘留室里,等着挨审。

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把苏羽带到了审讯处。那个头头和一个看起来很流氓的记录员正坐在屋子里喝茶。

看到苏羽进来,头头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最先例行询问。

“姓名。”

“苏羽。”苏羽第一次进来这种地方,有点好奇的看着头头身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大字。

“籍贯。”“江苏黄泥镇。”“岁数。”“十~~四~三。”“到底多少。”“13。”“民族。”“汉族。”“性别。”

苏羽忍不住笑了一声,抬头看到头头愤怒的、彷佛在说“你敢嘲笑党的政策”的脸,忙正正经经的说:“男。”

头头看了看手底下的资料,说:“你不是北京本地人,是怎么来的北京?你住在哪里?”苏羽说:“我住在**路**街,是先生带我来的。”头头问:“先生?那是谁?”苏羽说:“我先生是聂卫平。是他带我来的北京。”

头头一愣:“谁?”苏羽只好又说一边:“我先生是聂卫平,是他带我来北京的。”

头头睁大眼睛问:“聂卫平?下棋的那个聂卫平?”苏羽点颔首。头头愣住了。

聂卫平?那个和邓老爷子打桥牌的聂卫平?这小子是个棋手?头头问:“你是棋手?”苏羽摇摇头。头头心里和平一些:这小子是不是招摇撞骗的?不是棋手怎么说自己是聂卫平的徒弟。

不过苏羽后面说的话让他感到冷:“我今年八月才要参与定段赛。这次来北京是来和孔杰~~~~就是一路被抓来的那个孩子,是俞斌的徒弟。他是棋手,二段。我是来和他下番棋的。”

头头出汗:自己怎么抓来这么一帮欠好惹的家伙来。外面那帮公子们都是什么师长的儿子,军长的孙子。而这两个小子关在拘留室的那个竟然是二段,俞斌的徒弟,而眼前这个照样聂卫平的入室弟子。

头大如斗。

不过案子照样要审的,不然总不能说把人带来了又给带回去。头头擦把汗说:“你老忠实实的把这件事情的经过说一遍。你知道党的政策,那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必定要忠实交待。”

苏羽点颔首,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头头让他在笔录上签了字,就让人把他带回拘留室去了。

苏羽出来的时刻,高公子他们一边喝着汽水,一边自鸣得意的看着他。苏羽一笑,走进了拘留室。

棋院那边却已经闹翻天了,老刘拍着桌子指着马晓春和俞斌的鼻子骂,让他们给个说明。俞斌皱着眉头说:“这件事到底怎么样谁都不知道。现在陈老爷子已经带着孙玉聚和柳斌已经以前了,不如等他们电话看看情况再说。这两个孩子都不是闹事的孩子,我觉得这里边必定有原因。”

老刘吼起来:“酗酒打架还有什么话好说。我早就知道,孔杰不在国少队里训练,组织性纪律性一定很差。那个苏羽就更别提了。马晓春,你平时怎么教育苏羽的现在出了这么大事,你怎么连个屁都没有。”

马晓春阴沉着脸说:“小孩子打架而已,你激动什么。”

老刘继续大着嗓子说:“什么叫小孩子打架这解释你们平时对国少队的管理不够,才让他们如此无组织无纪律。我激动什么,你说我激动什么。现在是职业棋手出去在大街上和他人打架,传出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放”

俞斌冷冷的说:“等会儿陈老的电话过来说清楚怎么回事再说。如果是他人欺负咱们棋手呢?难道你要让他们不还手?”

老刘脸都涨红了,和孔杰喝多了的样子倒是有一拼:“你们要造反是怎么着?我告诉你们,中国棋院的常务副主席是我,不是你们。看你们一个个尾巴翘上天的样子~~~~算了,等一下再说。不知道这架打没打出什么事情来。平安无事就好。”看着马晓春和俞斌面色不善,老刘忙转移话题。

马晓春心里也很生气,来的时刻他已经和俞斌骂过一次了。但是老刘这么骂苏羽和孔杰,让他忍不住有种想打人的感觉。好在俞斌一个劲的在后面拉他,才没有作出来。

他闷闷得坐在沙上,等着陈老的消息。

~~~~~~~~~~~~~~~~~~~~~~~~~~~~~~~~~~~~~~~~~~~~~~~~~~~~

ps.强烈抗议铁道部把京沪高铁建设权卖给日自己。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