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不能胜的半目

2020-09-20 17:57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学院食堂也是向酒店租的一个大厅,伙食也是酒店提供。

不必说,赵杰哥几个一桌,剩下的学生都自找自队,呼朋唤友纷纷扰扰的坐下。而华七段和聂卫平俞斌他们虽然吃过了,但照样坐在一桌上品茶。李学华敏天然要在下手相陪。

吃饭的时刻,古力就对苏羽说:“小羽,一会儿你和那家伙的竞赛可千万别输啊。”苏羽点颔首,只顾着往嘴里扒饭。他从下了火车就没吃东西,又下了好几盘棋,饿坏了。赵星看了正喧闹着的赵杰他们那边,皱皱眉头就说:“看来那个赵杰学过棋,一会儿下棋的时刻先看看他实力再说。”苏羽点颔首,依旧不说话,努力往嘴里塞东西。李明明也端着饭碗凑过来说:“苏羽,我们支持你,打败那几个嚣张的家伙。哼,我看那个叫赵杰的就不顺眼。”还拍拍苏羽肩膀以示鼓励。

华七段抿了一口茶,低声向李学说了句话。李学听完点颔首,走过来拍拍苏羽肩膀,示意苏羽跟他来。

聂卫平轻声对华七段说:“华老,是不是你觉得这盘棋赢不得输不得,所以叫苏羽过来指点一下?”俞斌也低声说:“华老,你有什么难处,我们帮您解决就是了。”

华老叹一口气,说:“这盘棋确实赢不得输不得。如果苏羽赢了,那帮公子们还不把这学院拆了?但是凭苏羽的实力来说,输棋也是不容易的。我最先也是看不惯那帮孩子的气焰,所以就同意了让他们下棋。但回过头来想想,又欠好办了。我只能和苏羽说说,手下留点情,别杀太狠了就好了。不过不知道那个叫赵杰的棋力怎么样,如果还不错,那问题就好解决了。但如果只是个羊质虎皮~~~~~唉。”俞斌聂卫平可以想象,如果几十手棋就把赵杰打个落花流水,溃不成军,那就麻烦大了。

苏羽这时走了过来,向华七段问声好。华七段指指身边的座位,让他坐下之后,说:“苏羽阿,你觉得这盘棋你能赢么?”苏羽不明所以,说:“校长,我不知道那个赵杰的棋厉不厉害,如果不厉害那我想我能赢。”华七段心里叹口气,但照样笑眯眯的说:“苏羽啊,你可知道这盘棋你会赢多少么?”苏羽一愣,心想这哪有准,说:“不知道。请校长指点。”华七段说:“这盘棋,我想好悦目看你的实力,看看你的计算能力。一会儿和赵杰同学下棋的时刻,你要有意输半目。”苏羽愣愣的看着华七段说:“输?为什么我要输?我输了要向他道歉。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华七段心里十分难受,他知道一个棋士,是决不能在棋盘上低头的。但他照样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向你道歉的,有我在,他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这盘棋我和聂九段俞九段他们要看你的计算能力。你要是能真的输半目,那我做主,让聂九段收你做弟子,而且免去你所有学习费用。小伙子,不要以为你想输半目你就能输半目。这里面有很深的学问的。”说完向聂卫平点颔首,示意苏羽去问他。苏羽不知道这半目里有什么学问,看华七段让他去问聂卫平,忙问:“聂九段,为什么说这半目有学问?”这时刻聂卫平心里乐开了花,看着这个马上就成为自己弟子的孩子,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以前下棋的时刻,官子的计算能做到百分百的正确么?”苏羽摇摇头。聂卫平继续说:“现实上,围棋就是争地,而你必需知道你每一手棋能给你换来多大的地。要你输半目,就是锻炼你计算的每一手棋效果的好机会,而且你不只要算你自己的棋效,也要算对手的,这样在随后收官的时刻,你才干算清楚官子大小,而你必需百分百的算清楚。这样你才干有意输半目,而不是一目半或两目半。清楚么?所以华老不是有意让你输棋,而是为了锻炼你。”苏羽点颔首,但随后问:“那为什么不是我赢半目而是输呢?”聂卫平对这件事心里也不爽得很,但不得不说:“输的棋你记得比拟清楚,这样以后对你的成长是很有优点的。哈哈,是,俞斌?”

俞斌听华老说把苏羽给了聂卫平,正无奈,只能对苏羽点颔首。

看着苏羽低着头回去继续吃饭,俞斌苦笑着对华七段说:“我们这样做算不算诳骗小孩子呢?”

华七段报以苦笑:“这也是没方法的事。现在只能盼苏羽别有什么小孩子脾气,到了棋盘上一通乱砍。说句真话,我也不保证能在那小子如此娴熟 的缠绕攻击下把大龙就出来。不过那个赵公子水平也别太差了,不然苏羽也就没机会输了。现在照样想想下完棋怎么安抚那帮公子。希望他们不要得寸进尺就好。”

聂卫平心里不爽。多好的一个孩子,偏偏要下这种不能赢的棋。等到八月他入了段,就把他带到北京去,好好练练,别再让他在社会上乱参呼。

吃完饭,回到教室,苏羽轻轻坐到一幅棋盘眼前,等着赵杰。他心里还在想着怎么输这半目。

到时再说,开局时小心一点,先看看赵杰的实力。

赵杰呲着牙大大咧咧的坐在苏羽对面,说:“我让你两个子。”“轰”的一声,围观的学生们和聂卫平俞斌险些摔倒在地。

俞斌心想我都不敢让这孩子哪怕一个子,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苏羽倒是很平静,摇摇头说:“猜先。”赵杰倒不虚心,抓起一把白子放在棋盘上,嘴里还说:“那,你说的。到时输了可别说废话。”苏羽看了坐在身边的华七段一眼,看到华七段轻轻颔首,也就不说什么,轻轻拈出一枚黑子,放在棋盘上。

数完子,赵杰一声欢呼,说:“我的黑子。小子,等着看我怎么杀你的。”说完,和身边几个友人笑了起来。

苏羽照样不说话,拿起自己的棋盒,静静地等着赵杰落子。不过他身后的古力可就没这么虚心了,连忙反击:“呵呵,赵杰同学,下次出来先称称体重,别还不够分量就往屠宰场送啊。”

赵杰大怒,连忙要还嘴,但华七段淡淡地说:“好了,最先。我做裁判,每方1小时。赵杰,下子。”

赵杰瞪了古力一眼,重重的把黑子拍在棋盘右上星上。苏羽随即在左下落下一子。

赵杰想着要杀苏羽一条大龙,一上来就全力进攻。但是几十手事后他现自己的黑子无论怎么围追堵截,总是能被白子轻轻地闪转腾挪,找出一条路平安逃出,而且偶尔一下反击也总是逼得他手忙脚乱。这让赵杰不由得收起轻视之心,最先正视眼前这个对手。

现在已经到了中盘,赵杰正在对苏羽绵延整个左边和上边的大龙进行攻击。随着一手的小飞落在白棋的大后方,赵杰自鸣得意的看着对面愁眉苦脸冥思苦想的苏羽:这手破眼,下一手再强断你联络,这下看你往哪跑。

苏羽愁眉苦脸的样子落在赵星和古力眼里,不由得暗暗着急,心想你可别输啊,输了以后我们怎么在这帮公子眼前抬起头来。

不过同样是苏羽愁眉苦脸的样子,在华七段聂卫平和俞斌这些高手眼里,就不是问题了。他们知道现在苏羽担忧的只是怎么保持半目的劣势。

苏羽愁的也的确是这个问题。在他眼里,自己的大龙活得好好的,只要先手在角上把黑角吃进去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但是如果把黑角吃进去,那赵杰就彻底完事了,这盘棋也就结束了,半目棋也就根本无从谈起了。现在苏羽愁的是怎么输这半目,怎么把自己的大龙在不占赵杰地的情况下找条活路出来。这可太难了。

华七段看着苏羽的样子,在心里叹口气说:孩子啊,希望你能挺过这次考验。不只帮你提高棋力,也是帮我们啊。现在输了没关系,以后下棋的日子多得很呐,你要赢以后就去赢曹薰铉小林光一他们。今天只好辛苦你了。

这时刻苏羽经过长考毅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包括赵杰在内的决定。

他的下一手棋不去求联络,而是脱先去抢占下边的大场。

赵杰有点惊讶。这小子不论这一大片了?如果这条龙没了,这棋还怎么下阿?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赵杰一改嘻嘻哈哈的样子,手支着脑袋也苦思起来。

不过边上观战的人可就喧闹了。古力跳着脚在李明明眼前说这一切还算文明的话,赵星则愣愣的看着棋盘,半晌说不出话。是勺子照样什么?怎么这么大条龙不要了?他不由也嫌疑苏羽是不是有什么别的阴谋。

他当然不知道苏羽和华七段的秘密协定。

俞斌看着这手棋,苦笑摇头半天。聂卫平在一边激动地忙不迭的对华七段说:“看不出来,这小子这么有魄力。整条大龙都不要了,而是转头经营下边准备斗官子。华老阿,想不到你给我找了这么个宝啊,好啊,真是谢谢您。我聂卫平还从没看过这么又有性质又有胆量信心十足的孩子啊。”华七段看着苏羽这手棋也是惊讶不已,他也真没想到苏羽这么有信心十足,信心十足能在大龙一旦被吃落后20目的情况下扳回来。

赵杰算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如果被自己先手断吃落中腹白棋两颗棋筋那白棋还有什么活路。适才苏羽还有机会逃出,但现在可以说一点都没有了。

赵杰不再犹豫,一手飞罩彻底吃下白子两子。

于是苏羽的大龙再也没有机会活出了。

但是苏羽视如不见,自顾自在下边开拆。

这是干什么?下边的地加一路才多少?但是赵杰也看到了如果被苏羽借被吃落的大龙在下边活动一番也欠好办,于是决定爽性彻底吃死白棋算了。

苏羽依旧不慌不忙的点角,逼着黑棋在角上后手活之后,又悠然的去左下补了手棋。

赵杰疑惑了。苏羽这摆明了是要和他比官子。但是盘面上苏羽落后了将近15目,怎么比?赵杰不敢大意,也在角上补棋。

这时苏羽却陡然力了。一手夹攻直指右边的黑大空。

赵杰脸上的汗连忙下来了。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抬起头,却陡然现适才那个一脸苦相的苏羽不见了,坐在他眼前的人正散出一种令人惧怕的气势。而自己从未感受过这种气势。赵杰最先动摇了。适才自鸣得意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到是一种害怕的感觉。

慌乱的赵杰匆忙应了一手。但苏羽步步紧逼,疯狂搜刮右边的黑空。赵杰被压得只能不绝 退缩。

看着苏羽的气势和凌厉的着法,聂卫平笑容可掬的对俞斌说:“小俞,你人送外号洗衣机,看来这小子先捞后洗的本领也不错啊,来,谈论一下。”俞斌这时皱着眉头却在想回北京之后怎么和马晓春齐心协力把这孩子从聂卫平手里弄来,对聂卫平的玩笑并不理会。聂卫平却得了廉价卖乖,笑着对华七段说:“看来这孩子应该跟着小俞多学习一下。先捞后洗,干得不错嘛。”华七段看了他一眼说:“那你就把他给小俞阿。”聂卫平连忙说:“那可不可。这孩子给了我保证比给小俞他们带去强。”这时刻聂卫平再回头看棋盘,看到官子已经七七八八了,就问俞斌:“怎么样了?”

俞斌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说:“半目。那小子输了半目。”聂卫平哈哈大笑,说:“捡到宝了。”不过华七段现在没心情开玩笑。他要去安抚赢了棋却坐在那里愣的赵杰。

聂卫平笑着伸出手,把苏羽一把拉过来,装严肃说:“苏羽,现在我决定收你做我聂卫平的入室弟子。你有意见么?”苏羽挠挠头,低着头闷声说:“聂先生,什么是入室弟子?”输了棋,虽然是有意的,但心里无论如何照样有些别扭。聂卫平说:“这个回来再说。就说我收你当徒弟。你愿意么?”苏羽心想收徒弟怎么还问徒弟呢?他当然是很愿意的。以前在家时刻就经常打聂卫平的谱,他对聂卫平可以说十分崇拜。

苏羽不由得也开心得笑起来说:“当然没问题。给您当弟子我十分开心啊。”聂卫平开心得一拍桌子说:“那好,从现在最先,你苏羽就是我聂某人的徒弟了。”

~~~~~~~~~~~~~~~~~~~~~~~~~~~~~~~~~~~

我会每天更新一到两章,要看时候而定了。不过我现在有个问题,就是人名的问题。我不能悉数使用真实人名的,所以请大家帮我想几个名字,我在这里多谢大大们了~~~~~~~可以把名字和其定位到我的邮箱:“wangdongak47@163.com”,或者写在留言板上。请大家多多支持,小子的脑袋实在想不过来了~~~~每天要想情节就很麻烦了~~~~~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