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国少队教练

2020-09-20 14:13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到了教室里,经过简单的介绍,苏羽就被王珏叫到一边下棋了。

这让别的孩子大是眼红。因为他们只能和别的同学下,没资格和先生下。只有每个月的前三名才干和先生们下指导棋。

不过适才苏羽显示出来的实力也让他们没什么别的主意。

所有的孩子们都暗下口气,要以打倒苏羽为目标努力。

不过这时刻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的李学听完电话一脸的啼笑皆非。华七段这次来南京,不只是他一个人来,还要带上聂卫平九段和俞斌九段。真不知道老爷子心里怎么想的。

电话里说的是要多带几个高手来看看苏羽的水平。可是就算您不信任我李学的眼光,也要信任孙玉聚王珏他们的水平。

看来这个孩子是当不成自己的师弟了。李学想着。

不过来就来,都是为国作贡献,也不分你我的。

李学摇摇头,穿好衣服。再过1个多小时老爷子就要到了,他要好好准备一下,一会儿去机场接机。

到了机场,李学稍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老爷子健硕的身影和华敏俏丽的面容。老爷子身后跟着的,就是聂卫平九段和俞斌九段。

李学忙挥手招呼,然后小跑以前去接华敏手里的旅行包。这时聂卫平笑着说:“小李,华先生接了你的电话之后和我说有个好苗子,让我也一路来看看。正好小俞也要来南京,我们就一路来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们不告而来啊。”李学笑笑说:“哪里哪里,我们这小庙你们平时也不来。今天来了,正好,教我那些学生几招,我先谢谢你们了。俞斌,上次我请你你没来,这次可要好好住几天。”

俞斌也笑着说:“你啊,就想着你那些学生。也罢,这次来了,吃你的住你的,下几盘棋照样没问题的。”

李学拎着包边走边说:“那就好。我的面包车就在外面,一会儿俞斌你开车,我也很就没见先生了,让我们聊聊。”

俞斌掺着华七段下楼,说:“那没问题。华老,慢点,小心,这机场的地滑。上次我就在这摔了一跤。”

出了机场之后,李学带路,走到他停在外面的车旁边,拉开后门,请华七段先上,然后自己和华敏都钻进去,一左一右贴着华七段坐好。因为俞斌开车,聂卫平和他都坐在驾驶席。

高路上,李学轻声对华七段说:“先生,今天您带老聂来也就算了,你怎么把身为国少队教练的俞斌也带来了?”

华七段看他一眼,说:“没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有什么事就大声说。那个叫苏.....什么来着?”“苏羽。”“啊,苏羽听你说是个好苗子,那就应当带上俞教练来嘛。国少队里也有几个不错的孩子,像常昊周鹤洋他们。这孩子就算我们现的也应该让小聂和小俞看看嘛。以后那苏羽要是能进国少队,也就是小俞的学生了。”

李学心想您老人家真是老糊涂了,咱们学院以前培养出来的孩子入了段不都是进国少队么,可您也不想想我以前什么时刻为了个孩子把您从北京城里叫出来过?他只好低声想说明一下:“先生~~~”华七段不满的看他一眼,说:“大点声。我听不见。”

李学无奈,只好说:“这孩子很有天分。今天正午一盘棋把赵李明杀得溃不成军,现在孙玉聚、小钱和王珏他们正抢着要收那孩子当徒弟呢。你老要是不来我还想着就把这孩子给他们了。”

“什么?”华七段原来在闭目养神,一听这话来精神了。不过他觉得能赢赵李明的也未必就怎么样,说:“那又怎么样?这孩子要好,交给他们就是了。我在北京也现个不错的孩子,叫孔杰的。下次我带他来,你们认识认识。”李学一听,知道老爷子言下之意是已经收孔杰作关门弟子了,不由叹口气。那苏羽这孩子就让孙玉聚他们抢去。

老爷子倒意犹未尽:“孔杰那孩子很有天份,对围棋也很有感觉。我觉得不错。小聂,是不是?”前面的聂卫平笑着应了一声。他知道现在孔杰那孩子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天天手把手的教棋,又留在家里住。现在国少队其他人只有在队内竞赛的时刻才干看见孔杰了。

李学听到以后,心情倒恬静了下来。看来老爷子已经有了接班人了。

这时刻李学脑子里灵光一闪,想清楚了为什么老爷子要带聂俞二人来了。原来老爷子并不是老糊涂了,而是自己既然已经有徒弟了,怕延迟了苏羽,所以要把苏羽推荐给这两个人了。这两位一个是中国第一,一个是国少队教练,苏羽要能跟着这两个人学棋,也错不了。

不过这个时刻不趁火打劫还等什么时刻。李学想清楚了关节,连忙说:“我们那里还有两个孩子也很不错的,一个叫古力,一个叫赵星,我觉得今年定段赛里这两个人一定能脱颖而出。”

声音很大,俞斌只要不聋就必定能听见。

老爷子也笑了出来,知道李学已经清楚他的意思了,就说:“那好啊,我看今天有点晚了,不如我们先吃饭,然后到学院去。学儿,住的地方有么?”李学当即说:“有,我准备了四间房,都是教室上边一层的房间。”

华老爷子呵呵笑着说:“咱们先去吃板鸭。学儿,上次咱们去的是哪?那家不错~~~”

李学和华老爷子他们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坐在那低着头愁眉苦脸抽闷烟的王珏。

俞斌和王珏是老友人了,当先走以前,打声招呼。王珏抬起头,看到华七段和聂卫平,忙站起来打招呼。

华老随意的摆摆手,就坐在了李学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

聂卫平看着沮丧的王珏,奇异的问:“王珏,你怎么了?”

王珏狠抽一口烟,说:“那小子太厉害了。不过是让一子,就把我打的~~~~哦?”

看着满脸通红的王珏,聂卫平和俞斌都有点惊讶。王珏是国内的一流棋士,天元的头衔还在脑袋上,是谁把他打的这么惨?那小子?是那个叫苏羽的孩子么?

俞斌性子沉稳,说:“你能不能摆一下?我们研究一下?”

王珏掐灭烟,说:“这盘不可,要是说苏小子和赵李明那盘倒可以。”

聂卫平对这个叫苏羽的小孩现在兴趣极大,说:“也行啊。那盘他输了是?”

王珏看着闭着眼睛的华七段说:“你们看。”说着,拿过棋盘最先摆子。

这时刻赵李明走了进来,看到一屋子人,有点惊讶地说:“老聂,俞斌?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聂卫平笑了一下说:“华老说这里有个孩子不错,带我们来看看。”

赵李明过来一看,说:“呀?这摆的不是我和苏羽那盘棋么?”

俞斌笑着说:“王珏他一个人摆麻烦,你是当事人,也一块。”按着赵李明坐到棋盘这边,王珏也把黑子递了过来。

赵李明苦笑一声说:“那好。不过几位别笑话兄弟。”说完,就和王珏一路摆起来。

摆到大雪崩那里时,赵李明和王珏都停下手了。一边看棋的聂卫平问:“怎么不摆了?我看这盘棋布局四平八稳,苏羽那孩子的基本功还不错。但也不至于这就把我们也叫来?”

俞斌也点颔首。看来他也有同等的主意。这时坐在椅子上的华老爷子慢悠悠的话:“别着急啊。我想学儿把我们叫来一定有原因。你们继续摆。”

王珏拈起白子,放在二路上。

“二路飞?”聂卫平有点惊讶,“这倒是个新手。然后呢?”

赵李明和王珏都笑了一下,说:“看来看不出来的不只是我们啊。”两人对看一眼,继续摆棋。

随着黑白子越下越多,聂卫平和俞斌越来越惊讶于苏羽那手二路飞的奇妙构思。

随着第187手落下,王珏说苏羽这时认输的时刻,聂卫平和俞斌同时说:“这孩子我要了。”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