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上棋校

2020-09-14 14:51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南京浩天围棋学院是在1991年由华浩天七段竖立的。

不过华七段现在只是挂名做校长,偶尔出席个什么开学仪式之类的。日常的工作都是由他的弟子李学业余五段主持。

李主任在围棋上的天资只是一般,所以跟着华七段学了多年还一向没有入段,只是挂了个业五的名头。

但是李学做生意倒是很有眼光,两年的功夫这个围棋学院就办得红红火火的。学生数量直线上升。而教学质量也没拉下,基本上一届60多名学生,能有4-6人入段。

这比例已经很高了。因为一年全国只有30人可以定段。而参与定段赛的围棋少年们有30000人之多。所以可以说,定段赛和高考相比难度只高不低。

今天李主任的心情不错。今年的招生工作做得不错。

李主任看着桌子上摊着的一堆学生档案,称心地想着。今年招到了几个好苗子。比方这个叫古力的,对围棋的感觉很敏锐嘛。看这盘棋,管测验的孙先生被攻的手忙脚乱的。

再看看这个叫赵星的,简直完美。看着布局,中盘,官子。下得不错嘛。

李主任摸摸自己的光头,呵呵笑了。

浩天围棋学院并不是一所一般的从头教起的围棋学院,而是相当于补习班的那种强化班。这里的先生都是业五以上,甚至一半以上是职业棋手。这是其它学院无法比较的。而每学期只有6个月,从每年的3月起到8月的定段赛为止。在这6个月里,学生们将受到严厉的训练,每天就是下棋下棋,吃住都在学院。

不过今年还有几个**也进这个学院,说什么要学好围棋为国争光。但是测验的时刻却连棋子都不会拿。

这几个孩子个个都是省里军区里的这个厅长那个军长的公子们。他敢不要。而大员们倒也没打算让孩子能怎么样,就是公子们被初中分流以后没地方呆,所以送进来能学点什么学点什么,等着中考之后上高中就好了。

李主任年年为这种公子们头疼。

他们来了也欠好学棋,天天三一群五一伙的喝酒打架。而且时不时对敢管他们的先生放厥辞。说什么老子毙了你之类的。业余的棋手还要在本地找饭碗,也就忍了。可那帮职业的只是暂时来协助的,学期一完就回北京,谁管你在这里有多大势力。

结局去年的6月时刻双方就真打起来了,头破血流的。然后职业棋手们一怒之下工钱也不要了就回了北京。吃了亏的公子哥们纠集了几十号人马连忙上火车号称要北上踏平中国棋院。

结局还没出南京就被爸妈抓了回去,一顿臭骂。公子们怀恨在心,不能上北京就三天两端来学院搅和。结局把李学烦的。最后他打电话到北京找他先生华七段,华七段又找到体育局,又找到政协,又由学院出钱请了他们一顿,才把公子们安抚好了。

今年又来一批,李学的头最先疼。

这时刻秘敲门。

“进来。”李学的心情不怎么好。但他不能在下属眼前落脸子。照样要保持风度的。

“主任,”秘小陈推开门,走进来说:“外面有人问现在还能不能报名。”

李学皱下眉头:“考试都考完了,现在都已经最先上课了。你说还能报名么。”

“但是~~~~”小陈有点吞吞吐吐的。

“说。”李学正为公子们头痛呢,挥下手说。

“外面穿黑衣服那个说,他带来那孩子比~~~比~~~”李学纳闷,小陈素来不是说话犹豫的主,今天怎么了?

“他说什么?”李学站了起来,端起茶杯喝水。

“他说那孩子150手之内就能赢您。如果您输了就要让那孩子免试连忙入学。”

李学一口茶水喷在地上。什么?虽然我在棋上不怎么样,可也是堂堂业五。不过~~~~“那孩子多大?”“报名表上说是13岁。虽然个子高了一点,不过看起来也差不多。”

13岁?13岁的小毛孩子挑战我这业五?还150手内解决战斗?“狂妄。这孩子小小年纪也太狂妄~~~~”小陈忙打断说:“这话不是那孩子说的,是带他来的穿黑衣服的大人说的。”

小陈对那个腼腆的孩子倒是很有好感。但那个穿黑衣服的,虽然长得不憎恶,可那副表情~~~,那副表情~~~~~,看了就有一种想咬他的主意。

李学皱皱眉头。狂的主顾见过,那帮大员们那个不狂?但这么狂的照样头一次见。竟然放出狂言要在150手内解决他。他走出办公室,看到这一大一小,不由细细审察起来。

穿黑衣服这个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仿佛在看着待宰羔羊同等的看着他。显然他知道李学是这里管事的。小的那个倒是很恬静,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

李学对那穿黑衣服的客虚心气说:“老师不知怎么称呼?”

“小姓南。”穿黑衣服那个说话倒没有李学想象里的狂傲,照样很虚心的。

“南老师,我们这里补习班已经招满了,现在都已经最先了。你看您是不是明年~~~”

南老师满不在乎:“没关系,随便插进去就好了,多一个少一个你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李学又皱皱眉头:“考试已经结束了。我们这里虽然小,可也有规矩的。”

那个南老师陡然凑过来说:“如果你的学生里有一个以后成了世界冠军。那你~~~~”

李学一脸愕然。看来这姓南的还不是一般的狂阿,是狂到天上去了。

李学又看了看眼前静静坐着的孩子。那孩子还一脸稚气,怎么看也不像是未来的世界冠军阿。

“可是南老师~~~”李学虽然心中不快,但嘴上照样很有礼貌。

南老师叹口气说:“我知道你们这里规矩严。不过也正是你们规矩严,所以我敢才把这孩子带来托付给你们。别的垃圾学院我还看不上呢。”

“你和这孩子的关系是?”“我徒弟。没怎么和外人下过棋,所以带来锻炼一下,以免以后和那帮九段们下的时刻出漏子。”

李学差点吐血。这姓南的太他妈狂了。九段们?这孩子考不考得上段照样回事了,现在就想着以后下大竞赛了?也太目中无人了。这姓南的以前也没听过,教出来的徒弟也未必怎么样。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如果这孩子真是有天分,那破一次例也没什么。李学想了想,对小述说:“去教室里把赵三段叫来,就说这里有个孩子想破例报名,让他来考下试。”“赵三段?小题大做了,主任。前面考试时刻可都是何业五他们考的,为这么个孩子不至于。”

“小心点好。老何他们毕竟不是职业的,看人的眼光没这么准。要是这孩子有天分,那我们不能把人家延迟了。去。”小陈颠颠得去了。

李学忙把南老师和那孩子让到办公室里。又拿出棋盘,等赵三段来了以后看看这孩子的棋。

那南老师就是南斗,那孩子天然就是苏羽。苏羽虽然看着挺恬静,但心里照样很慌张的。

这三年来他只和他父亲,他妹妹毛毛,还有就是这个南斗下过棋。第一次和他们以外的人下棋,没方法不慌张。

南斗看着李主任,低声对苏羽说:“慌张么?”苏羽点颔首。“其实你不用慌张,你现在10盘里都能赢我1,2盘,还怕他们干什么?要有信心十足。其实那个马上要过来的赵三段比你慌张,因为他也怕输给你,他要输了可就丢大脸了。你输了咱们大不了另找别家。对了,我看你在火车上也没怎么睡。你现在困不困?”苏羽摇摇头。他现在心里只剩下慌张和兴奋,困倦根本连点影子都没有。

这时刻那个赵三段来了。一进门赵三段就有点不满的看了李学一眼。心想就算这孩子再怎么样也用不着我来啊。但体面上照样过得去的,客虚心气的和南斗寒暄两句。

这时刻苏羽已经做到了棋盘边,等着赵三段了。

李学双方介绍:“这是南老师,这孩子~~人呢?已经坐在棋盘边啦。这孩子叫苏羽。这位是赵李明三段。坐。”转过头又对苏羽说:“苏羽同学,别慌张。慢慢下。”

这时刻南斗冒出来一句:“赵三段嘛,150手是不可了。小羽,那就200手内赢。”

赵三段看着李学。李学心里也冒火。你姓南的把世界英雄算作什么了?

最让赵李明和李学吐血的是苏羽竟点了颔首。

狂妄,狂妄。赵李明一最先想不过是考试棋,看看水平就可以了,没需要出全力。但没想到现在这一老一小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你不是要在200手内赢我么?那我就好好教训你一下。赵李明坐到棋盘另一边,愤愤地想。

这就是南斗要的。他也想看看苏羽的实力够不够进入惨烈的职业围棋世界。

苏羽规规矩矩的请赵李明抓子。赵李明也没想,就抓了一把放在棋盘上。

一边的李学和小陈看着都有点愣。考试棋是让先阿,怎么赵三段~~~~~~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