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布局

2020-09-14 07:52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苏先生现这几天他儿子有些错误劲。苏羽这几天天刚亮就出去了,擦黑才回来。吃饭时也是木木怔怔,问三句答一句。晚上睡得也比平时早了。

这是怎么回事?苏先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晚上,掌灯时刻了。苏家的小院里。

苏先生坐在凳子上,慢慢品着酒,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

放下酒杯,苏先生问苏羽:“小羽,这几天你上哪玩去了?”

苏羽愣了一下,说:“到山上去了。”

苏先生皱皱眉头。

“那山上有什么好玩的呢?来,给爸爸讲讲。”苏先生看了一眼一边的毛毛。

毛毛正穿着新买的衣服兴奋得和妈妈聊天呢。今天苏妈妈和毛毛去镇上了。苏妈妈给毛毛买了一件新衣服。苏先生暗叹口气。家里也穷了一点。平时也吃不上什么好的,穿不上什么美丽的。买件新衣服就把女儿开心成这样子。苏先生心神一转,又回到了儿子身上。

“山上~~~~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苏羽撒个谎。

苏先生沉默着。苏羽有点手足无措的放下饭碗,看着父亲。

“苏羽,你是不是找人下围棋去了?”苏先生一句话吓得苏羽瞠目结舌说不出话。

“您~~您怎么~~~”苏羽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里一片空白。

“今天早上我跟在你后面。”苏先生叹气,“我知道这样很欠好,但是我又不能不担忧你啊。”

苏羽现在一肚子恐慌情绪,拿着筷子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

“唉。”苏先生长叹一声。“那个穿黑衣服的是谁?”

苏羽想起来南斗教给他如果有人问他谁教的他围棋,就说是个姓南的,不知道名字的人教的。于是说:“他姓南,我叫他南老师。”这话不错,但中央还该有个字的。平时苏羽都称呼南斗老师。

“姓南?”苏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在他记忆里这周围几百里都没有一个姓南的。这个姓南的是何方神圣?

“那他是哪里人啊?”苏先生打破沉默。

苏羽不知道。总不能说是天上来的。但南斗是哪里人,生怕南斗自己都不知道。

苏先生换个话题:“他每天都教你什么?”“围棋。”苏先生一愣,有点无奈。这个混小子。“他都教你围棋的什么东西了?”苏先生换个问法。

“先教的术语,然后是定式。这几天他没教我什么,只是和我操练开局。”苏羽老忠实实地回答说。

苏先生不由有点生气。什么破人,哪有先教孩子定式的。苏先生以前学过棋,知道学棋不能先学定式,一旦孩子的思维被拘泥住了,那可以说这孩子在围棋上的路也就走到头了。

不过~~这才几天啊,怎么就最先学开局了?苏先生有点疑惑。这么多定式,这么几天小羽就都背熟了?不可能阿,当初自己学的时刻可是费了大力气才背下来的。苏先生虽然死恨围棋,但如果他儿子要真能下好围棋,他也不肯意延迟儿子。

那怎么办?显然这个南老师是个庸师,自己儿子要真喜好围棋可不能让他给延迟了。

苏先生决定先看看苏羽现在的围棋水平再说。

苏先生站起来,转身走进屋里。

苏羽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爸爸要干什么。不会是家法伺候?苏羽打个打颤。他和他妹妹从小油滑捣蛋可没少被家法伺候过。

有阴影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苏先生从屋子里搬出来一副围棋棋盘,放在饭桌边上。然后又回屋去拿来两个棋盒。

苏羽疑惑的看着她父亲:这是干什么?不过随着父亲擦拭落棋盘上的灰尘,微黄色的棋盘让苏羽心里一阵激动。

一股为了围棋的激动。

苏先生把一个盒子打开,放在苏羽眼前。然后打开另一个盒子,放在自己眼前,拈起一枚黑子,拍在左上角星上。苏羽看着他父亲。这是干什么?父亲不是很恨围棋么?现在又拿出副棋来干什么?和自己下棋么?

父子两个就这么面对面的沉默着。苏妈妈和毛毛被苏先生的气势镇的不敢上前收拾桌子。

过了很久,苏先生对苏羽说:“该你了。”

苏羽心里一阵激动:父亲允许自己下棋了么?忙拈出一枚白子,放在右上角星上。

苏先生想也不想,黑子就拍在了左下角小目上。

苏羽也不加考虑,第四手下在了右下角星上。

星小目对二连星。苏羽脑子里连忙回忆起当初南斗教给他的几十种星小目对二连星的开局。

父子俩落子飞快。不一会儿就下了三十几手棋。

陡然苏先生停下了。凝视着棋盘。

棋盘上已形成了黑得实地,白取外势的局面。

“小羽的布局堂堂正正。看来这个南老师也不是个草包。”苏先生心里想着。陡然大手一挥,拂开棋子堆在一边,空出了棋盘。

苏羽疑惑的看看父亲。干什么啊这是?

苏先生一言不,拈起黑子拍在右上角小目上。

苏羽不知道这是干什么,但父亲下了子,他就应。能下棋他是很开心的。

~~~~~~~~~~~~~~~~~~~~~~~~~~~~~~

错小目对二连星。苏羽依旧是二连星。

又是三十手之后,苏先生停了下来。苏羽抬起头,看着父亲。

为什么总在下的开心的时刻停下来呢?

苏先生对着棋盘看了半晌,陡然指着左上角说:“这个大雪崩的转变是你想出来的么?”

苏羽摸摸头,说:“是啊。我看您在这里,”指着左边的一块,“你在这里脱先了,所以我就变一下应手。我觉得这样对我有利阿。”苏先生快捡起棋子,清出棋盘,然后又在左上小目上拍下一子。苏羽也忙在右下应一子。

过了10分钟,苏先生再清空棋盘。

又过10分钟,再清空棋盘。

苏妈妈和毛毛远远的看着父子俩下棋,一脸的忧色。苏妈妈担忧苏先生的脾气。毕竟苏先生死恨围棋。这时刻和儿子下棋,谁也不保证会出什么事。

毛毛则是在担忧哥哥。可千万别把父亲惹急了。

担忧是多余的。因为苏先生脸上慢慢出现了笑容。苏羽的定式背得还真熟,甚至还能下出转变来。而且苏羽的布局手法称得上华丽,取舍适合,进退有度。

儿子的围棋下得不错嘛。苏先生十分开心。毕竟昔时他也是业余4段,有着对围棋的极强的热爱。

但一想到自己的以前,苏先生心中一黯。就是因为这围棋,让自己荒芜了学业,没能考上大学。现在他不想儿子再走他走过的路,不想让儿子在为了围棋而忏悔。

于是,他打算去找那个南老师谈一谈。如果儿子真能在围棋上有出息,那他全力支持。如果不能,那爽性不再让儿子去想围棋,老忠实实上学,别双方延迟。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