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围棋故事-日本人

2020-09-13 22:18围棋 围棋故事
如果喜好请收藏,提供更多精彩雄厚的故事和心旷神怡的美文阅读。

1998年2月18日,日本鸟取山高酒店。真露杯三国擂台赛第二轮,日本淡路修三九段对中国苏羽初段。

竞赛前一小时,苏羽依旧和往常同等,坐在对局室里面闭目养神,等候着他的对手。这是聂卫平告诉他的“**”中的一条。

研究室里面,日本棋手方面已经来到的有赵治勋名人,大竹英雄九段,王立诚棋圣,王铭琬本因坊,依田纪基十段,杨嘉源七段,山下敬吾五段,羽根直树六段。韩国是李昌镐九段,徐能旭九段,宋泰坤五段还有本场竞赛的裁判金和朱六段。中国依旧是马晓春俞斌宋颂王鑫四个九段领队。

王鑫像是在想什么事情,想了一会儿对马晓春说:“晓春,我觉得苏羽这小子有点儿和通常不太同等。今天的杀气很重,不像在棋盘优势格典雅的他。”马晓春说:“上次和大竹英雄竞赛的时刻,我就感觉到了他的转变。不过一向不知道为什么。俞斌,你知道么?”俞斌摇摇头说:“也许他对日本有什么仇。毕竟那是咱们的死敌。不过苏羽平时下棋也的确不像今天这么一脸的苦大仇深,他和韩国人竞赛的时刻就没这么大的杀气。”马晓春微微一笑说:“没想到苏羽很爱国啊。回来我必定要问问他,为什么这么的恨日自己。”

这时刻徐能旭陡然走了过来,用汉语问:“苏羽初段今天的样子和前几天看到的不太同等啊。这是怎么回事啊?”王鑫不肯意多说什么,于是应付了一句说:“没什么,他可能正在想南京大屠杀。”徐能旭点颔首,回去和李昌镐他们说了些什么。

马晓春这时刻却看到李昌镐和宋泰坤竟然向电视频幕上的苏羽微微点了下头。

再过了一会儿,淡路修三九段穿着和服走进了对局室。担任裁判的韩国金和朱六段看了看表,向研究室里面所有棋手都打声招呼,走出去进入了对局室。

九点正,金和朱六段宣布竞赛最先。苏羽放下扇子,向淡路修三行了一礼,抓起一把棋子。

结局中国苏羽初段执黑,淡路修三九段执白。

说句真话,淡路修三照样瞧不起这个小初段的。虽然前面的竞赛里面苏羽70多手就战胜了大竹英雄,但是淡路是很有信心十足能够将这小孩子打回北京去。“围棋不是你这小孩子可以随便玩的。我们都是经过极为刻苦的努力才站在这个位子上的,你照样回去再多练练再来。”淡路修三轻声对苏羽说。

苏羽听不懂这个日本老头子穿着一身褡裢嘟嘟囔囔的念叨什么,但是他从心里面憎恶这老家伙。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淡路,拈起棋子轻轻落在左上星位上。

淡路修三被苏羽看的有点不自在。这是他下过上千盘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心里有一点惊讶:这小子气势倒是很凌厉,可能大竹就是被他的气势压服的;不过我决不会像大竹那样毫不声誉的在70多手就认输的。就让我来教训一下你这狂妄的小子,让你知道知道日本围棋的厉害。想着,拈起白子重重拍在了右下小目上。

王铭琬看着冒杀气的淡路修三皱一皱眉说:“淡路前辈怎么回事?他难道想和后辈级的苏初段在气势上比试一番么?这可不是高段的作风啊。”大竹英雄却说:“淡路不愧是坚强的九段棋士,他的气势不落于苏羽就好。”众多日本棋手都转过头看他。大竹英雄叹口气说:“苏羽的气势是很凌厉的,要想和他下棋就要先顶住他的气势。不怕你们说,我就是输在了气势上。希望淡路九段能够为我复仇。”懂日语的宋泰坤徐能旭王鑫都向这边看过来。他们很惊讶这种很没有志气的话竟然是从大竹的口中说出来的。

棋盘上两个人落子如飞,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下了20手。宋颂一边不绝 地摆着转变一边说:“看来两个人都打算下一场快棋拼气势了。不过至理名言说过,萝卜快了不洗泥,茄子快了不去皮。淡路先生毕竟有年纪了,你看看,干什么欠好,偏偏选了这么一个对自己不利的定式,在角上边上转了一圈竟然地势两空。唉,看来是老了,比不了那些年轻人了,我才三十来岁,竟然也最先腰疼了……”他说的废话虽然许多,但是也说出了淡路修三现在的窘境。其他棋手也都颔首示意同意。

日本棋手那边天然也是叹气不已。王立诚不说话摆出了许多种转变,但是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能削减一些损失,并不能改变现在被迫的局面。

对局室里的淡路修三对着棋盘左右为难。如果先去虎一手顶住右边的黑棋进攻,那么自己的形状很可能会被打成饼子—这是追求完美的日本棋士不肯接受的结局。还有个选择就是拆边,但是拆的大了会被打入搜根,拆得小了得不偿失。他最先有点清楚大竹英雄的郁闷。

但是淡路修三虽然在棋艺上比不上大竹,但是求胜心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为了胜利,只好忍气吞声后退,看着苏羽在他的头上大张外势。可他并不是在等死,他在等着苏羽的漏算。

他看过苏羽前面的对局,看到了苏羽强大的实力同时也看了苏羽不成熟的地方:中盘战斗时刻的观察力。

他想对了。苏羽虽然在聂家得到了极好的锻炼,棋力有了极大的提高,但是观察力上的弱点一向没有多大的改善,反而在他其他的极为优异的方面对比之下显得更加凸起。

淡路修三就是在等着苏羽犯不对,毕竟苏羽4年没下过正式竞赛了,如果他能够忍下去,那么苏羽必定会把他的弱点败露出来的。

苦苦忍耐之下,随着淡路修三不绝 的打乱苏羽的步伐,苏羽终于下出了令研究室里面中国棋手扼腕,让日本棋手欣喜的一手:黑57手飞压。

马晓春他们慌张的研究结局证明这手棋操之过急了。现实上应当先在左边碰一下试应手,然后看看白棋的反应再决定是继续进攻照样退回来简明定型。但是现在苏羽没有考虑到左边白棋的手段直接进攻了,这样的话如果白棋趁势反击,那么苏羽要多花费一手棋才干做活。这就给了淡路修三反击的空间。

淡路修三没有放过这个能让他翻盘的机会,他苦苦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岂可随意放落。白棋连忙机敏的转身,向黑棋的一块孤棋动进攻,并瞄着下边黑棋的断点。

苏羽连忙皱起了眉头,最先抱着头长考,嘴里还暗骂了一句:奸滑的小日本。

淡路修三自满地看着皱起眉头的苏羽,心里面陡然一惊:我怎么自满起来了?

中国棋院的研究室里面一片大哗,小棋手们都对苏羽犯下这个不对感到十分怅惘,同时十几副棋盘上也连忙最先响起来“噼叭”的落子之声,想找出一个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

网上看直播的网友们看到直播员对苏羽的失着大加批判并对淡路修三的机敏示意赞赏,也是一片哗然,不论现在苏羽如何而最先大骂直播员是“汉奸”。直播员对自己只不过说了前方研究室的意见就被狂卷一顿显然有点情绪,之后的半个小时里面没说过半句话。网友们恬静一会儿之后现看不到研究意见了,又最先骂管理员失职。直播员左右做人难。好在他还算有职业道德,忍气把最新结局上传了过来。

毕竟这是他的饭碗,如果有人把他告发了可就麻烦了。

竞赛室里的苏羽心里也有一点着急起来。他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应对方法,只能退让。不过他还有一个主意,就是想尝试一下昔时南斗和王鑫的下法:以柔克刚,以土地换时候。只要能保持棋形不乱,后面必定会再有机会。

拿定主意的苏羽反而挥得更好了,虽然是步步退让但是却毫不慌张,在一些地方能简明则简明,该纷乱就保持纷乱,不绝 的东一下西一下敲打着淡路修三的战线。

研究室里面中韩棋手对苏羽的下法大加赞赏,认为淡路修三的战线拉得过长了,很容易被苏羽的反击打垮;现在苏羽虽然落后,但是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李昌镐摆了几个转变图,说:“苏羽在这里的几个子现在看来没什么用处,但是我觉得这是埋在淡路前辈身边的一颗炸弹,等到淡路前辈后力不继的时刻苏羽就会拉响它作个大劫。现在的形势看来如果要开这个劫的话淡路前辈劫材已经不够了。可是淡路前辈应当已经看到这里了,为什么却不去补呢?脱先补之后也并不坏啊。看来淡路前辈被苏羽的顽强激怒了。日本大棋士就是这样,傲气冲天,总想着一举拿下。”徐能旭笑了一下说:“照样那句话,研究室里面想出来的东西再好,也要看坐在屋子里面的人怎么下。淡路修三前面被苏羽压着打,现在形势反过来了,天然要出出气。等过一下咱们看看他认输时刻是什么表情,我想必定很有趣。”

许多听得懂韩国话的中国棋手对苏羽感到十分骄傲,而日本方面也只能叹惜淡路九段的不镇定:一个九段竟然和一个初段去治气~~~实在有损颜面。

正午封盘的时刻淡路修三先紧绷着脸从对局室里面走了出来,苏羽跟在后面悠哉悠哉的摇晃着扇子走向餐厅。

赵治勋叹一口气,心想:要是不看棋盘二看这两个人的脸色,还真以为是淡路前辈要输棋了呢。想着,他跟着大队人马也走向了餐厅。

下午竞赛重新最先。淡路修三九段继续上午的进攻势头,不绝 压缩着苏羽的大空。苏羽却不慌不忙,飞应一手。

淡路修三皱了一下眉头,继续逼了上去。

又是一手小飞稳稳挂在进逼的子边。淡路修三的眉头更加皱的紧了,他决心必定要在苏羽反扑之前打进去。

但是又是一手小飞,黑阵连忙变得无懈可击,浑若天成。

“美丽,真美丽。和那个南老师的手法简直如出一辙。”王鑫张大了嘴巴看着转播画面上的棋盘,惊叹不已。马晓春狠狠地一拍桌子,叫了起来:“真他妈雅,想不到苏羽这小子下这么美丽。”俞斌和宋颂却各叹一口气,嘴里喋喋不休的念着:“老了,老了,他们上来了……”

韩国棋手也是兴奋起来,就连素来号称“石佛”的李昌镐也摇着头感叹这三手的奇妙。

日本棋手则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电视屏幕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1个多小时以后,脸色昏暗的淡路修三看着自己的白棋被苏羽冲的几近完全解体,摇头认输了。

晚上的中韩联谊的酒宴上,王鑫趁着酒劲问苏羽:“我们看你每次和日本棋手放对,都有一种很重的杀气,这是为什么?”苏羽轻轻抿了口酒,沉沉的说:“家仇。”徐能旭问:“什么家仇?你的家人曾经被日自己危险过么?”苏羽摇摇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把杯子扣在桌子上。

中韩棋手都知道苏羽不想多说什么,不只都沉默了起来。

~~~~~~~~~~~~~~~~~~~~~~~~~~~

今天是九一八,我希望每个中华儿女都不要遗忘国耻,牢记咱们东边那块土地上还有一些动物对咱们曾经做过的事情。向所有在抗日战争中奉献了自己生命的烈士们致敬。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