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招滥

2020-06-05 10:58围棋 围棋故事
奇耻大辱啊!自感没脸见人的苏羽双手抱头闷头倒在酒店的床上想事情,偶尔身体扭动一下就让软软的床上下的弹动一下。

那帮人又喝酒去了,为了中国第一位在世界大赛上蝉联冠军卫冕的王文达,老陈他们自然要在三星火灾公司的头头脑脑韩元的招待下好好的喝一杯庆祝。实际上这里面最兴奋的并不是老陈王七段这些被上边指定目标的人,而是三星的boss们。

boss们瞄了中国市场很久了,经历了让人心惊肉跳的东南亚经济危机之后他们一门心思的要全力打开没有受到多少风波的中国市场,而去年王文达战胜常昊夺冠之后他们就已经很高兴了。虽然作为一个韩国人在民族感情上还是希望自己的棋手夺冠,但是看在红彤彤的人民币的份上,中国棋手夺冠对于提高三星公司在中国的知名度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觥筹交错之中,福州当地的企业和三星保险公司的合作初步意向就算是达成了。

而苏羽自然是不会参加这种颁奖仪式和酒席的。作为一个失败者,他没心情去看赢家的笑脸。以前都是自己站在那个地方笑着接受采访,现在猛地把角色换了过来,他有些适应不了。

这样子算不算小肚鸡肠呢?苏羽扪心自问。但是他知道这个成语却不知道扪心是怎么个动作,只好先拍拍有些饥饿的肚子算是自我反省了:不知道王文达会不会有意见,毕竟正规来讲作为闭幕式,我是亚军也要出席意思意思,现在我不去,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太傲气了之类的会对我有看法呢?

可现在已经躺在床上了,去了也是来不及,所以苏羽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啤酒抿了一口半屈着腿继续休息,时不时地换个姿势把因为放不开而只能悬在床外面有些酸疼的腿放松一下。

他躺了一会儿开始抱怨酒店的服务不周,却不想想是他自己要求把原本用来加长床铺的木板以碍事的借口撤掉的。

不过现在本来和那些人的关系就不太好,就算差,也不会说比现在的处境更差了吧。苏羽把腿放好之后转个**头想了想,微微的叹口气。

“苏羽怎么没来?这小子最近表现的虽说还算可以,但是输了棋就连宴会都不参加了可就不对了。”

老陈从福州体育局的刘局嘴里面听得出来他对于苏羽的不满,却打了个哈哈说:“年轻人么,输了比赛,而且输得还挺惨,心里面有些别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不来就不来吧,好好休息一下过两天NEC杯和国手循环圈就又开始了。”

刘局没有再说什么,王七段听到了这些话之后低声对老陈说:“不过苏羽是狂了点最近,我倒觉得这三盘棋也算是给他一个很好的告诫,让他能收敛一些。”

老陈却皱眉毛摇摇头:“年轻人,要是没有一点冲劲和狂傲气,一个个都跟常昊似的也就没意思了。这三盘棋这小子倒是的确尽全力下了,输了之后也无话可说,给点教训也是好的。”

如果苏羽能老实一点会做人一点,也不会有人来说闲话吧。老陈转过头想了想:连输三盘之后,别被打击得就此消沉才好。不过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重新给棋院和总局交税呢?现在财政上面有困难了……当初我怎么就脑子一热答应了那帮小混蛋的要求呢?

老陈懊丧的拍拍自己的脑门心里面计算着过一阵要举行的定段赛和女子个人赛还有全国段位赛的支出,还有业余大学生应氏杯赛和联赛的林林总总的挑费。

要了命了。要是这四个小子还把奖金上交的话,首先应氏杯棋院就有近百万的收入,三星杯也会有几十万,这样定段赛和女子个人赛的钱就出来了。

往哪里去拉赞助呢?老陈愁破了头,酒店里的苏羽却优哉游哉的喝着红酒吃着福寿全看电视。

欧洲杯就要开始了,现在很多的电视台都在进行预测啊,评点啊,谈论啊诸如此类的节目,让苏羽看的索然无味,只是找到凤凰中文之后看我猜。

看来老聂这一段时间又要倒时差了。苏羽坐在飞机上最后一排的座位远远的看着前面的老聂和老陈谈笑风生费力的把腿在狭小的空间搬来搬去找个能舒服一些的姿势。

陈好很同情他,尽量把自己的身体往里挤着给苏羽腾地方。但是陈好的身子份也不少,折腾了一会儿之后自己也憋气。

苏羽探出头左右的看了看,然后把腿放到了过道上轻松轻松。

不过过一会儿空姐就过来了,声音很甜美:“先生,请把腿放到座位里面去。”

苏羽苦笑了一下说:“对不起,但是这里的确窄了一点,我腿放不开,能不能商量一下,我先在外面放着,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再拿进来好不好?”

空姐看了看两条一米多长的腿的确放不开,也没说什么就走了。但是陈好不高兴了,嘟嘟囔囔地说:“原来买机票的时候都是把你放在第一排,现在怎么给你扔到最后了?老陈也真是的,也不管管这些地方棋院。”

苏羽脸上继续挂着无可奈何的笑:“谁让咱总得罪人呢,人家还让你坐飞机回去就不错了。要是给你两张火车票,咱俩人就要晃悠两天才能回去了。”

陈好不满:“谁让你不参加昨天晚上的宴会?一点也不懂人情世故。”

苏羽让陈好说的快哭了,把胳膊支在坐椅的扶手上撑着头打个哈欠说:“还说我,我不去还能说是输了棋心情不好,这事情主要还是你当初的一句话惹出来的。还说我不懂人情。”

陈好装嗲一脸的委屈:“哪个说话了?所有的话都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干过。你干什么呢?”

苏羽举手:“我的错,只要以后您能安安静静的看我下棋就行了。对了,下个月联赛之前的女子个人赛,你什么意思?”

这句话真的让陈好有些不太懂了:“什么什么意思?”

苏羽把腿放在扶手上小心的避开各种开关:“你是想拿冠军呢,还是意思一下等正官庄杯?”

“正官庄?”陈好一愣追问,“什么正官庄?”

苏羽看她一眼:“豪爵公司退出了,韩国正官庄人参接受了女子世界围棋锦标赛,改名叫正官庄了。你不知道么?”

陈好摇头:“我不知道啊,一直在跑承办大学生应氏杯的事情,没怎么注意这方面。而且报纸上好像也没有报道。”

苏羽没有再说什么,看到推着小餐车过来的空姐连忙把腿收进来,向那个笑眯眯的姐姐要了一盒子飞机食品开始吃。

突然陈好有些酸溜溜地捅捅他悄悄的说:“这个空姐,好像对你不错啊。嘿嘿,刚才还跟你笑,是不是看上你了?”

苏羽都没看到有人在这架飞机上还曾经跟他笑过,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没看到。”

陈好看着狼吞虎咽的苏羽皱皱眉毛说:“你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文雅一点?我教过你怎么文明的吃东西,这就都忘了?”

苏羽没在意的摆摆手说:“这里有没有人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比赛结束之后我总是很饿。也许是棋院的饭菜不好吃吧,中午吃的比较少。你不来点?”

说着用勺子舀起一块象是果冻之类的东西递到陈好面前。陈好连忙摇头:“我不吃这些垃圾食品。你也少吃点,下了飞机咱们吃日本菜去。上次王文达和古力带我去了一家不错的馆子。”

苏羽无所谓的耸耸肩,把勺子里的东西慢慢的吃了下去。

但是回到北京之后他们也没去吃日本菜,因为苏羽突然胸口有一些疼痛,吓得陈好带着他就往积水潭跑,检查之后那个老大夫哆嗦着在病历本上一边龙飞凤舞一边说:“这个小同志啊,肺上以前的伤口还是很厉害的,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而且用脑的工作一次也不要超过10个小时。这位小同志现在的身体情况需要休息,而且是最好放一个长假去外面旅旅游散散心。这样吧,我先给你开几副药,中药,先吃着保养一下。然后给你开个假条就先不要去工作了。你看多长时间比较好?”

放假?苏羽虽说从出道以来一直是打半年比赛休息半年,但是从来没有说让医生开假条的事情,自然的摇摇头说:“我不需要假条什么的,回来您帮我多开些好药好好的补补就可以了。”

老大夫显然把他当成了公费医疗的冤大头,笑了笑提笔在已经开完了药的划价单上又写了好些东西。可惜苏羽和陈好都没上过医学院,看不出来上面都是什么药。

不过到了药房的时候苏羽和陈好齐齐的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爆出来的价格竟然是一千三,这还是刚才老大夫说的先吃几副试试,觉得好再来。

这他妈的比老子去韩国来个三日游都贵得多!苏羽看着价格单差点骂出声来:这不是拿我们穷人找乐子么。

但是陈好二话不说掏出信用卡在一边的提款机上直接拿了两千块钱付账拿药走人。

陈好话说得好:“最重要的是身体,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要有个好身体,这钱以后还能再赚回来。”

但是苏羽心疼得不得了,回家之后看着陈好熬成的浓浓的一碗冒苦气的玩意虽说苦的要命却也是一口都舍不得吐,捏着鼻子把嘴里的东西强咽了下去。

然后就是白糖水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倒,龇牙咧嘴的苏羽缓过一口气倒在床上翻白眼。

“还有半碗。来,苏苏,继续吧。”陈好天灵鸟一样的声音在现在的苏羽听来却像是来自地狱的三头犬的吠叫。

“不行了!不行了!一会儿再说!”苏羽手忙脚乱的从床上起来爬到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瞪大眼睛看着端着药碗一步一步地狞笑着迫近过来的陈好蜷成一团。

“喝吧,喝吧,就这么一点点了,这可是好东西,人参灵芝淫羊藿马兜铃这里面都有,喝下去保证你以后再也不咳嗽了,就能安安心心的下棋了。”陈好的声音很温柔,但是苏羽听着就和劝武大郎喝砒霜的潘金莲简直就是再世翻版。

苏羽快受不了了,被陈好左手翻到身后抱住头捏住鼻子腿勾住苏羽的手往嘴里猛灌。

不过药效倒的确是很明显,后天国手循环圈的第一场比赛和赵杰的比赛中苏羽精神焕发红光满面,脑子也比平时清楚了很多。

但是状态很好的苏羽却在比赛中无比的郁闷,因为他的苏羽流陂赵杰纠缠的根本发挥不出效果。

怎么谁都了解他苏羽流的弱点了?苏羽在下边一处冲下之后本来预料赵杰的应手应当是尖护断,但是赵杰却出乎意料的不惜让他接着点入损掉5目反跳护住苏羽一直盯着的一处模样,而且还隐隐的带着要反击的意味。

苏羽歪着嘴吸冷气,只好先挡一下免得赵杰制造出味道来以后麻烦。

这样一来虽然赵杰损掉了里面的几目,却逼得苏羽不能不后退也算是有所获得。

咋办呢?苏羽用扇子拍拍头想了想,只好放弃原先的想法先走一步看一步。

这样一来,苏羽在大局谋划上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而战斗中观察力上的老毛病被赵杰三冲两打就又表现了出来。

走上老路了。苏羽没可奈何的计算着后面的手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算他自己也知道这些小着法早晚会被别人研究透,但是也不会这么快吧!他本来还在想着别的一些不成熟的小想法,可还没有思虑周全,现在拿出来纯属丢人,而且没准又培养出来第二个王文达,回头见点什么比赛又输了。再来个零比三他可真受不了。

苏羽流玩拦了,还是找时间好好的和陈好探讨一下观察力的问题。陈好虽然棋力上并不能算是超一流的水平,眼光还是不错的。

不过也要等到国手和NEC之后了,现在两天一场比赛一周四赛可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

而在研究室里面,没有比赛只需要看棋评论的赵星和马晓春低声笑着说:“苏羽的苏羽流被废掉了,就相当于一只没有了半边牙齿的老虎,虽然也还是很厉害,却没有了最强大的武器。现在的苏羽只是一个普通的超一流,不再是那个让世界围棋士们侧目的天才少年了。我是应该庆幸呢,还是应该悲伤呢?”

马晓春不太明白赵星的意思:“为什么要悲伤呢?庆幸的话我倒是能理解。”

“一个棋手眼看着他正在最辉煌的时候,却没有能亲手击败他,”赵星低下头缓缓地摇了摇,语气中却有一些遗憾,“苏羽的厉害,没有在棋盘上见识一下是不能理解的。而我也曾经败北。但是现在他失去了武器,就算赢了他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希望他能够尽快的振作起来,恢复到那个无敌的苏羽名人天元九段,和他比赛的时候才会有意思呢。苏羽流,已经从一招鲜变成一招滥了。”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