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凶猛的赵杰

2020-06-04 14:41围棋 围棋故事
作者注:第一百三十二章的原稿丢了,所以只能挑过一章。如果哪位同学能帮我找回,本人不胜感激~~~

~~~~~~~~~~~~~~~~~

广州,别称羊城,从有宋以来就是中国南方重要的海运贸易中心,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在元明清时代逐渐成为南中国最重要的港口城市,繁华且人口众多,在改革开放以后在优越的区位优势之下--靠近深圳珠海两个经济特区,和香港澳门做邻居--发展的更加迅速,作为中国第二大客货转运港和南中国海上最大的城市,就像一枚沓沓生光的明珠矗立在珠江口俯视大海。

而广州白云酒店的一间已经被彻底重新装修一新的会议厅,在明天早上9点将要进行中国第十二届名人战的第二盘决赛比赛。

对于白云酒店的对局室装修,苏羽显然觉得比崇圣寺的冷冷清清加没完没了的阿弥陀佛强,至少屋子里看上去那种古色古香的布置雅致精美的环境就让人有一种回到唐朝的美丽感觉。

而且这种复古的设计让苏羽回忆起了以前和南斗在悠然的山中林下自由对局的往昔。现在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看着坐榻和最高档的带有古朴风尘气息的榧木棋盘,苏羽突然有一些想**南斗。这感觉不可抑制的涌上心头,一直顶在眼睛和鼻子里面,带来酸酸的感觉。

也不知道南斗现在怎么样了,到现在也没见过他,应该已经有5年了。苏羽仿佛回到过去,看到南斗还是像以前那样子拿着一个酒壶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会在那已经没有了树林的小山上清早就等着他来教他下棋,看着毛毛的小手指放在棋盘上认真地拈着棋子思考着。

陈好拉拉苏羽,低声问:“苏苏,你干什么呢?怎么一个人站在棋盘前面哭?是不是想起来不开心的事情了?”

苏羽连忙用手背放在眼睛上揉一揉,小声说:“没什么,看到这棋盘我只是想起来了过去的一个老朋友。”

陈好嗔怪的搂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身上说:“莫名其妙的一个人就哭起来,别忘了明天你要在这里比赛,古力孔杰他们已经出去了,咱们也走吧。”

苏羽点点头向外走去,正好看到老陈和酒店的负责人正站在门口一起笑着,走过去礼貌的打声招呼。

酒店的负责人笑着说:“这就是苏羽名人吧?欢迎你来我们酒店进行卫冕。”

苏羽抿一下眼睛遮挡有些发红的眼珠笑着说:“能来您这里进行比赛是我们的荣幸,要是有可能的话,以后我希望每一年都能来您这里打一盘卫冕。”

酒店经理和老陈一起笑起来,说:“好的好的,欢迎名人每年都来我们这里打卫冕战。”他看看老陈说,“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您再找我,好么?”说完点点头走了出去。

老陈看看苏羽双手插在西服裤子口袋里随意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珠江景色,走过去有些责备地说:“你小子说话不走大脑,怎么能说你以后每年都来这里打卫冕战呢?让人觉得咱们都是狂妄之辈了。以后说话谦虚点。”

苏羽转过身搂着陈好的肩膀笑着说:“谦虚?谦虚有什么好处?我倒觉得这样子说的话反倒能让我更有动力打好比赛了。至少明年我要来这里,您还会安排这里的比赛么?”

老陈倒是有些沉吟:“把这里当作比赛地也无不可,而且有一个传统的比赛地存在倒是更有经典性。只不过这个比赛能办到什么时候还是个问题了。”

苏羽有些惊讶的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陈轻轻的叹口气站在窗边说:“赞助啊,没有赞助拿什么给你们发奖金啊,现在这一届算是圆满成功了,但是还不知道下一届怎么样了。”

苏羽问:“俱乐部不是都搞起来了吗?现在的大公司都很有钱啊,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赞助这个比赛?名人啊……”

老陈无奈地说:“但是围棋这东西的影响力实在太小了,而且现在会下的人并不是很多,要是足球的话,就算再烂也有人看,但是围棋……”

苏羽低下头想着什么,陈好插嘴进来说:“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进行围棋普及呢?让更多的孩子体会一下围棋的快乐不也是好事情么?”

老陈苦笑着说:“都是钱啊,你以为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围棋很便宜么?至少一年五六百万。而且……”声音变得很低,“当围棋不普及的时候,赞助理所当然就会减少,然后因为赞助的减少使钱更加不宽裕,更不能普及,恶性循环。”

看看手表,老陈说:“好了,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了,走吧。”说完当先走到了电梯门前。

苏羽默然的跟着老陈和陈好走在红地毯铺就的路上,走进了新闻发布会现场。会场里面已经坐下了十几家新闻媒体的记者在等待着交流着互相窃窃私语着。

赵杰已经坐在前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在下面互相握着,作为主持人的张璇正站在一角上和华学明聊着什么。

苏羽轻轻拍拍陈好的肩膀一个人走上台坐在标有自己名字的座位上。张璇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走过来拿起麦克风试试声音说:“好了,第十二届中国围棋名人战第二局的新闻发布会开始,下面先请挑战者赵杰四段发言。”

赵杰接过话筒说:“我跟现在的名人苏羽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学棋,但是现在坐在棋盘的两边,我们之间现在就暂时没有什么友谊了,只能在棋盘上先分个高下再说。不过我想我们两个可能是有史以来段位最低的挑战者和卫冕者了。但是我有信心战胜苏羽名人,即使我现在跟他还有差距,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苏羽的发言却让人觉得有些不太一样:“我明年后年甚至以后的所有名人卫冕战都能在这里下一盘,这里的环境非常好,而且让我感觉有一种很舒适的感觉。不过我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我今年明年以后所有的名人冠军奖金都会用来捐赠给围棋基金会,一个帮助少年儿童和所有围棋爱好者学习围棋的组织,并且我个人以后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包括去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讲围棋,为围棋事业做一份贡献。谢谢大家。”

下面先是沉默,然后就炸锅了。二十几个记者全都把手举起来想要提问,但是苏羽却推开话筒匆匆走下了台,从后台走了出去。

陈好一路小跑追上苏羽有些着急地说:“你又发什么神经病?怎么别人说点什么你就要脑子发烧?难道说那几十万的奖金你就这么不要了?快跟我回去。”说着拉着苏羽的手向里走。

但是苏羽却轻轻按住了陈好说:“算了,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能再收回来了。我要上去好好休息一下了,等晚上的欢迎会的时候你再来叫我吧。”说完乘坐电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宽大的床上,苏羽舒适的翻个身把手交叉背在脑后:我是不是真的发神经病?老陈随便说一句现在的围棋事业有困难我就要把奖金全献出去?那么房子钱怎么办?欠老师的钱陈好还了大部分,但是总不能说老师不要我就不给吧?

苏羽自嘲的笑笑:我还以为自己长大了很多会用脑子想事情了,但是没想到脑子一热还是会满嘴胡说八道的……以后的奖金?我说过以后的奖金么?好像说过,如果说过的话,那我以后靠什么吃饭?而且棋院还等着我这笔钱的75%来发展呢,我这么一捐出去,岂不是什么都没了?唉,苏羽啊苏羽,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呢?

他翘起腿看着袜子郁闷:完了,这下子陈好非得跟我发疯不可,本来家里就穷,我还装大款……

但是虽然没有了奖金,比赛还是要继续的。第二天早上八点三十分,苏羽依旧早早的坐在空无一人的对局室里等着赵杰的再一次挑战。

但是要命的是苏羽不能习惯性的闭目养神了,因为这次是坐榻而不是沙发,他总不能躺在榻榻米上休息装雅吧?不然名人的体统何存?

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总是犯困,只能用手托着腮帮子头一点一点的勉强休息一下。

知道赵杰和裁判长老陈带着两个小棋手进来准备宣布比赛开始,苏羽才算是能抖擞一下精神睁开眼睛看着坐在面前的赵杰。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请苏羽名人落子。”老陈看看手表,对双方棋手说。

苏羽轻轻向赵杰点点头行礼,伸手拈出棋子落在棋盘上。

马晓春端着一个茶杯一边吹着飘出的香气一边说:“谁有兴趣再跟我打个赌?依旧是晚饭,不过这次可就不是米线这么简单了,就要去吃参鲍鱼肚了。”

古力扭过头看着电视画面上赵杰的两连星开局不说话,赵星一边把棋子摆在棋盘上一边在嘴里嚼着花生米“咯嘣咯嘣”的没答茬。孔杰拿起两张纸说把棋谱送到前面去开溜。

不过常昊和周鹤洋上次吃的满嘴流油这次自然不会放过这好机会都回答:“我们还是很看好苏羽的。”

不过俞斌却跟马晓春说:“现在就来才谁输谁赢心里实在没底,这样吧,现在下到了第9手,等20手的时候咱们赌一次,就赌今天晚上的宴会上买鲍鱼吃。50手的时候赌夜宵,100手的时候呢,就只剩下明天的早点了,怎么样?还算是公平吧?”

马晓春拿着扇子扇着笑起来说:“还是你聪明,就这么地。来来来,我赌苏羽,还有常昊周鹤洋,谁来对赌?”

古力赵星上次输惨了,自然不说话,但是这时候张璇却站出来说:“我跟你们赌!我赌赵杰这场会赢。”

马晓春连忙拿笔写在纸上嘴里面还**叨着古力赵星:“看看,这姑娘都敢说明自己意见,跟某些人啊……”

赵星充耳不闻装没听见只是看着苏羽的黑子在上边打入之后把棋子落在研究棋盘上摆变化。但是古力却受不了了跳起来说:“谁怕谁?我就敢说,赵杰这盘肯定能赢!”

马晓春很感兴趣的问:“是吗?说说理由。”

古力指着赵星正在摆的变化说:“开局时候黑星小目,白二连星,然后黑棋老老实实的守角地--这可是不多见的事情,老大一直是快速布局的推崇者。由此可见,老大对于这盘棋的看法是很保守的。毕竟他和赵杰这么多年没下过棋了,第一把赢了之后肯定要被赵杰研究应对,所以谨慎得很。太谨慎了反倒是要输的苗子。而且右下角的定式老大选的也不是很好,亏了一些目数。这是心里面没信心的体现啊!璇姐姐,我支持你!”说着站在张璇的身后。

但是张璇为什么要赌苏羽输呢?实际上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常昊输给了赵杰才失去了挑战权,如果苏羽轻而易举的拿下赵杰,那常昊的面子放在哪里?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脸正义凛然的古力,张璇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说:“行了,去看看过程吧,赵杰选择在上边夹攻苏羽打入的黑子,看来要战斗呢。”

听到要战斗这几个字,古力来了精神把椅子挪到电视跟前聚精会神地看着计算,时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赵星的研究。

马晓春东看看西看看问陈好:“看见王文达了么?他说要来的,人呢?”

陈好正在棋盘边上推算,听到马晓春的话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然后问了一下:“什么?”

马晓春又说一遍:“王文达呢?”

陈好扭扭腰眼睛没有离开棋盘:“不知道,你问问赵星吧,王文达据说是他们明月网的网络直播节目总管……”她像是看到了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说,“小星,你们那个网站现在开始赚钱了么?”

赵星正在和古力摆一个变化,随口说:“赚了,赚了不少呢。国家给政策,拉广告也方便。”

这时候孔杰推门进来问:“什么赚钱了?”

赵星说:“网站啊,前一段不还要咱俩不还跟几个国内知名的广告商谈合同么。”

陈好脸色有点发红:“真的?”

孔杰连忙跑过来站在赵星身前叹口气说:“但是,哎呀,现在做生意不好做啊,网站要做大,就要投资,所以呢,那些钱又当追加了。没了。”

陈好现在正是四处搂钱,追着问:“是么?但是苏苏怎么也没跟我说呢?”

赵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真的,嫂子,都追加投资了,我们也没得着钱。不过苏羽还真是大方啊,几十万名人奖金就这么就捐给基金会了,真有魄力。古力,研究出来没有?上边的黑三子会不会被杀?”

古力揉揉太阳穴说:“会。老大刚才的打入太草率了,又没有很好的判断形势,有些低估外面的白子的威力,所以现在被赵杰强手挖心之后麻烦大了。”

陈好低下头看着棋盘说:“怎么这里黑棋弄得跟三明治似的被两片白棋夹着?苏苏想什么呢?快反击啊!”

赵星和孔杰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围过来看棋。

常昊和周鹤洋依旧是两个人坐在一张棋盘边象是正式对局一样正襟危坐沉默的坐着,唯一能显示出来他们在研究的动作是时不时地从棋盘上拿下子指指点点一下而已。

女棋手们自成一桌,唐莉华学明都坐在一张桌子边上和马晓春不断的轻声讨论着什么。

焦点就是苏羽上边那9个子被白棋围成一条的大龙。

看着眼看就要被白棋聚杀的大龙,苏羽的脸色变得有一些苍白,但是盘膝危坐的姿势一动不动,青筋隐隐可见的双手撑在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长考。

赵杰的表情相对就轻松了很多,虽然脸上还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但是在坐垫上轻轻划动的手指却显示出来他内心中的一丝喜悦。一丝惊讶,一丝紧张。

前台讲解大厅,王元指着上边说:“在前天被苏羽的闪电战达成崩溃之后,今天赵杰终于显示出来了他作为挑战者的力量,白34到46都是最强手,可以说没有什么手段能够比这些在棋盘上更加凶狠更加强硬。黑棋33手是一个不合时宜的错误,行棋的方向不对,应该向中间跳出避免同右边白棋的味道碰上。但是苏羽名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厉害,向底下飞出打算就地做活。而白34,啧啧,太厉害了,直接把子放在黑棋最薄弱的地方一击命中,打乱了黑棋的原计划。之后在这里借助右边的力量强行挖掉黑眼位更加凶猛,让黑棋被破眼的同时还要面对棋形被一分为二的困境。一直到第46手,白棋彻底完成包围,虽然黑棋也利用种种手段在外面不断的找事情来试图解救,但是气太紧,不行。套用一本小说的名字,今天的赵杰的确是《动物凶猛》。”

一起解说的徐莹和台下观众看着王元一个人在那里独自陶醉赞叹不已,都呵呵的干笑两声表示赞同。

苏羽在老陈进来催促他已经到了中午封盘的时间到了的时候,还在对着棋盘苦苦思索,想着还有什么法子能脱离困境。

一定还有什么方法,现在的白棋虽然看上去已经把黑棋分成两块分割包围,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还有什么破绽,包围圈还不是那么完美。那么,那个破绽在哪里呢?

左手里拿着勺子漫不经心的在已经慢慢变凉的汤里搅着,右手的筷子却已经不知道放在哪里了,随便挑起来一点东西放在嘴巴里咀嚼着:气紧,是上边那块大龙最要命的地方,不然也不会说用尽了手段却像是泥入大海连点反应都没有。不过,苏羽咬着勺子低着头想着:虽然我没活,但是那小子用来包围的两块白棋也没活,如果在这上边动一动手脚的话,应该还有救!

打定主意的苏羽猛地站起身来跑出餐厅,向对局室走去。而身后的餐厅服务生正在抱怨:什么名人这是,竟然把盘子里的菜都挑出来堆在台布上,真不知道他这午饭是怎么吃的……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