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个别指导

2020-06-02 16:20围棋 围棋故事
徐能旭抬起头,看着面前轻摇折扇的聂卫平,叹了口气,投了。

秋夜八段随之宣布:“双方共178手,中国聂卫平九段执白中盘胜。”

研究室里面中国棋手立刻欢呼起来,韩国棋手则都摇摇头默默地收起棋具。王鑫八段笑着说:“好,这盘棋老聂的战斗力算是完全显示出来了。下一盘和徐奉洙的比赛要是也能有这么好的状态就太好了。”宋颂跳着脚说:“这盘棋要把一半的功劳记在苏羽那个小子身上。要不是苏羽那小子,现在输得可能是老聂了。”江城敏看了一边鱼贯而出不做一声的韩国棋手一眼,说:“好了,别嚣张了。别让韩国人面子上太过不去。走吧,老聂和徐能旭现在应该开始复盘了。”

对局室里,徐能旭很疑惑的问聂卫平:“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手二路飞是个骗招的?这可是前几天刚研究出来的新手。曹先生和徐奉洙先生还有刘昌赫先生可是研究了2个多小时才研究出来几种比较好的应法。怎么你今天这么快就下出了这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反击方法呢?”聂卫平“呵呵”的笑着说:“这手棋如果我是第一次遇到,那是肯定要上你当的。”徐能旭和刚进来的徐奉洙曹薰铉等人对看一眼,掩饰不住内心的震动,忙问:“那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这手棋的?”聂卫平用扇子轻轻点着棋盘说:“你们都不知道,我最近收了个徒弟,叫苏羽。这小子在和赵李明三段的比赛里就下出了这手棋,当时可是把赵三段杀得落花流水。所以我也就知道了这个变化,也早就研究好各种对策了。我总不能被徒弟杀吧。没想到今天徐九段竟然也下出了这手棋,那我不好好招待一下岂不是对不起大家一番心意。”徐能旭内心的震动自然很大,而曹薰铉更是吃惊。

在他的道场里,他最看好的就是14岁的李昌镐二段。而这个李昌镐也十分努力,经常研究各种定式,时不时就会发现新手。曹薰铉曾经说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也是最努力的棋手,就是他门下的李昌镐了。对于前几天李昌镐研究出的大雪崩变化,曹薰铉和徐能旭经过研究都是极有信心的,相信可以给聂卫平一个意外。

但是现在聂卫平却说他的徒弟苏羽早就下出这手棋了,还借着这手变化反给了徐能旭一个下马威。这是所有韩国棋手都始料不及的。

一盘棋的胜负不算什么,去年韩国也是在先连续三人输给日本大木雄鹰九段之后由曹薰铉连胜6场赢了擂台赛。现在后面跟着上来比赛的徐奉洙九段很有信心能赢下接下来的比赛。

但是曹薰铉心里比徐奉洙徐能旭他们多了一层担忧。他突然对这个叫苏羽的孩子有了很大的兴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凭这么一手变化就会对苏羽产生兴趣。也许这就是棋士天生灵敏的第六感觉吧。

但是这个场合也不便多说,他只能看着徐能旭和聂卫平的复盘,再一次体会徐能旭的19个子生生被聚歼的痛苦,只能在心里揣摸苏羽。

这时候正在一家小饭馆里和孔杰边吃晚饭边胡拉乱扯的苏羽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说:“不好意思。这是谁想老子了?”孔杰说:“不知道啊,也许是哪家姑娘在远处看着你呢。”

苏羽本来就是人来熟,加上孔杰也不内向,经过了两天的接触现在两个人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也可以互相开开玩笑了。

吃饱喝足,苏羽和孔杰在棋院门口分手,自己回马晓春家。孔杰则走进棋院,按俞斌昨天的吩咐去找他。

俞斌正在三楼研究室里,一个人对着一张落满子的棋盘沉思。孔杰走进去不敢打扰,在一边静静地站立了一会儿。

俞斌醒了过来,向孔杰招呼一下,指指自己对面的位子说:“过来吧,别站着了。”孔杰依言坐下之后,俞斌对孔杰说:“今天让你来,是想问问你,你有几分把握可以在后天的第二盘棋中赢苏羽?”孔杰沉吟一下说:“三分。”俞斌笑了笑说:“看来你还很了解自己。”孔杰无奈而别扭的笑了一下,算是回应。毕竟没有人是喜欢甘居人下的。

俞斌对他说:“经过第一盘棋,你觉得苏羽棋力如何?”孔杰说:“苏羽的棋风正大典雅。布局堂堂正正但又时有鬼手出现;中盘战斗即便不能算是超强也是很有攻击性了,尤其是杀棋的感觉极为敏锐。官子不知道。上一盘没下到。”俞斌点点头说:“很好,你说得很对。我可以帮你补充一下,那就是苏羽的官子水平是在你之上的,如果你和他拼官子,胜利的一方肯定是他。我说这话是有根据的,你不要一连这么莫名其妙的表情好不好。我不知道苏羽以前的老师是谁,但可以看出来,是个极品高手。”

南斗正在和太上老君聊的热火朝天时,突然觉得有点不自在:谁**叨我?

孔杰问:“俞老师,你为什么说他的官子水平很高呢?”俞斌指指面前的棋盘,说:“这是我和他在南京时候下的一盘让先棋。我现在给你摆一遍。”说着,俞斌收拾好棋子,开始摆这盘棋。

孔杰看着看着,突然心里有个想法。张口想说,但是俞斌扬下手制止他,继续摆下去。

整盘棋摆完,俞斌说:“现在你看到苏羽的官子了?”孔杰点点头说:“想不到苏羽官子计算如此精确,竟能在终局前捞到如此大的便宜。但是老师您也不错,没输。”俞斌敲他脑袋一下,看着孔杰苦着脸捂着头的样子说:“你别讽刺我,我也只是一个地方看错而已。不过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看他官子的。你的官子也有相当火候了,官子很厉害的华七段没少练你这方面吧?虽然你和苏羽官子上还有一点距离,但也并不遥远,多练习就是了。别说废话了(孔杰想:一直是你东拉西扯什么官子阿什么的,现在却说我),你好好看看这盘棋,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我。”

孔杰从第一手棋起,一手一手仔细推算。过了良久,他从棋盘上抬起头看着细细品茶的俞斌说:“您的意思是说,苏羽的棋风很典雅,那么他的老师应当也是典雅派,所以您就用一些比较怪异的手段,让苏羽产生犹疑,想杀而不敢杀,不杀则损地。于是慢慢的一点点的搜刮,您就成了领先10目了。”俞斌点点头说:“没错。苏羽现在是有很多缺点的,首要一条就是不善于乱战。再加上观察力不足----可能是因为以前接触的棋手太少,下棋的对手就很少的几个造成的。如果你能好好的利用这点,那么下一盘棋你就能赢了。”孔杰有点疑惑:“为什么说下一盘而不是这次番棋呢?我决不会再犯上一盘关键时刻手软的毛病了。”俞斌点点头说:“我知道你的决心,谁都不愿意输棋的。但是苏羽那小子,那小子,他的成长实在是惊人。也许正是因为以前下棋的对手很少,所以现在基本上每次和不同的对手下棋,他都有成长。他和赵李明三段的棋局我也看过,他那时候也和你一样关键时候手软而导致输棋。但是后面不管是和聂老师还是和王珏王老师,他都避免了这个问题,总是以最狠最硬的手段来下棋。你要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对手。而且我想现在苏羽也没闲着,应该正在和马晓春下棋呢吧。”孔杰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再一次细细的和俞斌研究面前这盘棋。

不出俞斌所料,马晓春也在和苏羽摆棋,摆的正是孔杰刚进国少队时候的一盘棋。正是那盘棋,让华老下决心收孔杰为弟子。

马晓春看着沉思的苏羽,问:“看出点什么道道来?”苏羽笑一笑说:“孔杰的大局观非常之好,而且有一种气势,一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虽然苏羽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但毕竟父亲是语文老师,他时不时地也会拽两句。马晓春说:“没错。孔杰的性格很沉静,能够处变不惊,面对对手的胜负手也不见一丝慌乱。而在他身上,是有这么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棋力比他低的对手,往往连一拼之力都没有,就是这个原因。如果你不想输给他,就要有比他更凶猛的气势来压倒他。这样才能真正的击败他。”苏羽有点困惑的挠挠头问:“这种气势~~~~~怎么有这种才能气势呢?”马晓春也不能很好的解释,顺口说:“那你就盯住他的眼睛,一边盯一边想我要赢你诸如此类的。”说完自己也挠挠头。但是苏羽还就相信了,说:“谢谢马老师指点,我知道了。”马晓春一愕,但是又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指着棋盘转移话题说:“你看这里,这手棋非常凶狠。你能下出来么?”苏羽看着想了一会儿,说:“如果我在这里,”指着角上一处说,“我有一枚子在,就先打后收,然后再在这里动手。”马晓春摇摇头说:“可现在你那里没有子呢。”苏羽说:“我不会动手的。我会在这里打,然后在上面造劫,这样也不亏。”马晓春颇有深意地看了苏羽一眼说:“你知不知道你的缺点是什么?”苏羽又挠挠头:“观察力不足。”马晓春说:“还有重要的一点。”苏羽问:“是什么?”马晓春说:“老聂走之前就和我说,要改进你不善乱战的缺点。”苏羽问:“哦?”

马晓春说:“咱们来下一盘吧。”苏羽立刻高兴起来,点点头,手忙脚乱的收拾好棋盘,恭恭敬敬请马晓春猜先。马晓春心里一声苦笑,想这小子怎么就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让先呢?自己好歹是个九段,而苏羽还没入段,只能说是业余棋手,怎么也要给他留个面子吧。但是他也知道,要是让先自己未必就能下出他想下的棋来,只好抓起棋子,和苏羽猜先。

结果马晓春执黑,苏羽执白。马晓春苦笑着叹口气,落下棋子。

棋局甫一开始,马晓春就四处点火,到处煽风,下起棋来蛮不讲理,有断必断,不顾薄味追着苏羽进攻。苏羽一时间手忙脚乱,被马晓春一通乱刀砍得遍体鳞伤。

不过毕竟薄味行棋是围棋大忌,马晓春知道如果被苏羽缓过手来,必定会大举反攻,于是变本加厉,一通手筋放下来对苏羽的几块薄棋大肆搜刮,然后力逼着苏羽在中腹作决一死战。

苏羽以前从没下过这种棋,现在眼看着马晓春杀敌一万自伤八千。等一会儿一点目,发现自己白棋竟然已经落后15目了。苏羽登时面临两难。

接着守着肯定不行了,如果被马晓春先手联络定型上边和中腹,那么这盘棋他必定惨败无疑。可是攻出去,就遇到了马晓春说得乱战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还是南斗留下来的。南斗作为天地围棋集大成者,已经多少年未遇到敌手了,下起棋来自然是温文尔雅以柔克刚。而且对着苏羽这么个初学者,他也不可能拿出十分精力来玩乱砍大杀。苏羽作为他的嫡传弟子,棋风自然会向他看齐,虽然说攻击力也十分强悍,但是这种以柔克刚的风格已经存在于骨子里了,对乱战很不感冒。

可是苏羽现在的棋力,是不可能下出真正的以柔克刚的。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一旦遇到这种乱刀给上的局面,苏羽自然要进退失据。

现在苏羽已经是一只脚落到悬崖外面了,怎么办呢?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