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围棋网

主页 > 围棋故事 > 正文

读三国演义:曹操对孔融

2020-06-16 05:02围棋 围棋故事

文/三峡刘星


  “棋有黑白,阴阳分野。骈罗列布,效天文也。四象既陈,行之在人,盖王政也。” 班固在《弈旨》如此说; “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马融的《围棋赋》亦如此说。这一些三国同时代的关于围棋的论述,而他们把围棋游戏和政治军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今国家围棋队总教头马晓春在功成名就之后,也是用《围棋与三十六计》来解说围棋经典。围棋是社会活动的一种方式,围棋也是生活的一个重要的细节。把玩三国围棋这个细节,细读罗贯中的长篇小说《三国演义》,面对风云变幻的三国血红的历史,我想说:想玩围棋不简单。


  围棋游戏,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它是当时“高等教育”的精英教育方式,不仅可以游戏快乐,还可以模拟战争,为将来的政治、军事活动奠定基础。“尧造围棋,丹珠善之”《世本.作篇》,围棋本来就是模拟的战争游戏方式之一。


  一:棋子耶!弃子也!没有价值的两枚棋子。


  “阻兵之雄,若棋弈政枭”这就是三国著名人物,孔子的二十世孙孔融在《与邴原书》里的比喻。用围棋来比喻政局是政治家的习惯。三国孔融是个悲剧式的人物。悲剧的原因既不是因为个人的性格,也不是洋洋洒洒的言辞,纵横汪洋的博学,而是他的保守的思想。关于孔融的围棋活动,小说里没有记叙。后来在《三国演义》小说里记叙了关于孔融的两个孩子围棋的场面。


  “操大怒,遂命廷尉捉孔融。融有二子,年尚少,时方在家,对坐弈棋。左右急报曰:“尊君被廷尉执去,将斩矣!二公子何不急避?”二子曰:“破巢之下,安有完卵乎?”言未已,廷尉又至,尽收融家小并二子,皆斩之,号令融尸于市。”……


  孔融生于153年死于208年,他的死因据《资治通鉴》是:“融恃其才望,数戏侮曹操,发辞偏宕,多致乖忤。操以融名重天下,外相容忍而内甚嫌之。……操遂收融,并其妻子皆杀之”。胸罗万象、口若悬河的孔融就这样终于被曹操斩杀于闹市,但是,这里面并没有说孔融家的两个围棋少年的故事。


  围棋规则简单,可是绝不单纯。围棋后来满是风花月雪,可是绝不尽尽是唐宋那样的闲情,明清那样的高雅。围棋当然不会仅仅是游戏,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成书于元末明初的长篇小说《三国演义》同样如此。


  生活里的孔家围棋高手,当代就出了个女子九段孔祥明。在八九十年代曾经风光一时,可惜有不世之围棋魔女内乃伟的出现,才使她所的光芒掩饰。在孔融的《与邴原书》里有用“阻兵之雄,若棋弈政枭” ,这样的句子来比喻围棋。用围棋争霸来比喻军事,可见双方对围棋之道同样的熟悉,不然,这样的比喻别人读不懂。由此可见围棋乃是孔家的诸艺之一。在中国古代“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和“经史子集、诗词歌赋”同样是这些文化精英培养的功课。孔家的两个孩子在家演习围棋就自然而然了。这就是小说家的春秋笔法。


  关于孔融家族的围棋记录,在小说写到:


  却说夏侯惇败回许昌,自缚见曹操,伏地请死。操释之。惇曰:“惇遭诸葛亮诡计,用火攻破我军。”操曰:“汝自幼用兵,岂不知狭处须防火攻?”惇曰:“李典、于禁曾言及此,悔之不及!”操乃赏二人。惇曰:“刘备如此猖狂,真腹心之患也,不可不急除。”操曰:“吾所虑者,刘备、孙权耳;余皆不足介意,今当乘此时扫平江南。”便传令起大兵五十万,令曹仁、曹洪为第一队,张辽、张郃为第二队。夏侯渊、夏侯惇为第三队,于禁、李典为第四队,操自领诸将为第五队:每队各引兵十万。又令许褚为折冲将军,引兵三千为先锋。选定建安十三年秋七月丙午日出师。


  太中大夫孔融谏曰:“刘备,刘表皆汉室宗亲,不可轻伐;孙权虎踞六郡,且有大江之险,亦不易取,今丞相兴此无义之师,恐失天下之望。”操怒曰:“刘备、刘表、孙权皆逆命之臣,岂容不讨!”遂叱退孔融,下令:“如有再谏者,必斩。”孔融出府,仰天叹曰:“以至不仁伐至仁,安得不败乎!”时御史大夫郗虑家客闻此言,报知郗虑,虑常被孔融侮慢,心正恨之,乃以此言入告曹操,且曰:“融平日每每狎侮丞相,又与祢衡相善,衡赞融曰仲尼不死,融赞衡曰颜回复生。向者祢衡之辱丞相,乃融使之也。”操大怒,遂命廷尉捉孔融。融有二子,年尚少,时方在家,对坐弈棋。左右急报曰:“尊君被廷尉执去,将斩矣!二公子何不急避?”二子曰:“破巢之下,安有完卵乎?”言未已,廷尉又至,尽收融家小并二子,皆斩之,号令融尸于市。京兆脂习伏尸而哭。操闻之,大怒,欲杀之。荀彧曰:“彧闻脂习常谏融曰:公刚直太过,乃取祸之道,今融死而来哭,乃义人也,不可杀。”操乃止,习收融父子尸首,皆葬之。后人有诗赞孔融曰:“孔融居北海,豪气贯长虹:坐上客长满,樽中酒不空;文章惊世俗,谈笑侮王公。史笔褒忠直,存官纪太中。”曹操既杀孔融,传令五队军马次第起行,只留荀彧等守许昌。……


  两个孩子在家里的花园里做围棋游戏,面对突然到来的家族的灭顶之灾,他们从大局观上看清了曹操的本质。虽然个人生死事大,但是这两个围棋少年还是选择了弈棋上的鱼死网破。他们没有选择逃生之路,而是毅然的赴生死之会。这样的少年,假以时日,没有夭折,也许会成为棋士,必然是也慷慨激昂的围棋斗士。如果说他们有围棋的境界,那么这境界则是临危不惧、大义毅然、慷慨果断。[ 倘若按棋品而论至少是“八曰若愚” 《邯郸淳 –艺经》,“若愚,其布置虽如愚,但势不可犯。”《邓元轩—石室仙机》相当于有专业二段的水准。]


  如果说他们是曹魏新生力量和封建士族两种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的话,那么,这两枚棋子却是死的悲壮和不值。在小说里安排这样的情节凸现了作者对儒道精神的嘉许。在当时的曹操为首的邺下集团与代表传统既得集团:比如袁绍集团,马超集团,宦官集团,他们的矛盾公开化之后,曹操才会做出这样的洙杀孔融事件。


  围棋,不仅仅是围棋,围棋也叫做弈博。博弈的不仅仅是棋盘小天地,更是人生的大舞台。在三国时代,在军事家的家国里,所有的对弈都是不对等的。安身立命的棋子,尽管微不足道,可是安放在什么位置上,却也非同一般。有的是妙手,有的是劫才,有的是弃子,有的是臭棋……


  曹操就是围棋高手。他深谙弈秋之道,擅长把握时机,巧妙转换。在东汉末年这个大舞台上,他敏锐的把握先机,屡屡占领“天王山”,猎鹰一样敏锐的牢牢的先手在握,携天子以令诸侯,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最后形成强大的厚势。


  在对待以孔融位代表的名门望族、宦官专权这个烫手的劫时,他果断地选择孔家二十世传人作为“劫”,并且杀鸡给猴看,这是政治家的必然出招。可惜的是中招的居然好是围棋行家孔融。读到这里,作为棋迷,无不哀叹唏嘘。小说写到:“ 融平日每每狎侮丞相,又与祢衡相善,衡赞融曰仲尼不死,融赞衡曰颜回复生。向者祢衡之辱丞相,乃融使之也。”(《罗贯中——三国演义》)在阳谋阴谋层出不穷,局面纷争混乱的曹魏集团,围棋手筋迭出,背后飞刀妙手不断。


  在家国政治里,围棋是生活化,生活更围棋化。何况三国英雄?


  孔融的中招,不仅仅是因为他人的谗言和政治离间。而孔融之死仅仅是曹操做给中原地区表面诚服的旧政治势力集团看的一柄飞刀。这一招,当时确实震摄了名门望族,宦官军阀,对曹魏集团的巩固起到了一石三鸟的作用。所谓一石三鸟指的是一是震慑了曹魏的旧势力,二是消灭了异己力量,三是鲜明的表现了自己真实的人才观。


  唯才是举、网络天下精英是曹操的布局,量才使用、平衡势力是曹操的中盘,人尽其才、各有所得是曹操精明的收官。尽管曹操有不拘一格渴望人才的实际需要,可是他绝对不会怜悯人才,姑息人才。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这就是他眼里的英雄,这才是他眼里的人才,不为所用,必为我杀。


  战争、阴谋、流离、困窘的生活是社会的主旋律。即使是曹操也是如此叹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曹操-蒿里行》。曹操为什么要株杀孔融之类的文化精英,这与他的招贤令,求贤若渴的心理是矛盾的。他这样反复咏叹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曹操--短歌行》。按现代的研究表明,孔融代表的是两汉既得利益的代表,他们虽然被曹操强行招安到曹魏企业,可是他们和以曹操为代表的中小利益集团的矛盾却是日益加深。曹操与其说是借故杀他,不如说是借孔融的人头,向一切不归顺的势力的宣战。


  对人才的使用却是采取的为我所用的原则。《围棋十诀》(唐-王积薪):“攻彼顾我,弃子争先”。这是大围棋家宇宙流的曹操下的一步好棋。

热门标签
随机推荐